【修川】 三月天。

有私设,写了篇HE。结尾有一点小想法,欢迎探讨


丁修/靳一川

少量沈炼/周妙彤


我是最后那一刻才后悔的。

妙彤什么也没说,只把缝好的外衣递给我。她又抽出那方染血的手帕,轻轻放到我手心:“沈大人,小心。”

她像一握弱柳一样盈盈站在那儿,在早春的寒气里挺直了腰杆。妙彤像她姐姐,却也不那么像。骨子里还是她更倔强些。我握紧那帕子:“好。”

“那她二人怎么办?”丁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他单手支着刀,眼睛里没什么光彩。

我抱一抱拳:“便劳烦你了。”

丁修并没应声。他上下打量着我,眼神中恍惚能看见一川使双刀剐人的架势。张嫣在车里突...

14 Aug 2017

【丁修/靳一川】 夜风(pwp。)

设定少年时代,时间线绣春刀1之前。

(很多废话,其实并没什么车)


丁修从窗外翻进来,带着一身露气。凌晨的空气冰凉,丁修就着光燃起半支烛,把长刀轻轻搁到地上,靴子一蹬,掀开被子钻了进来。被子里原本窝着的瘦弱少年眉头狠狠一皱,却仍闭着眼睛,只咳嗽了几声。

屋子里静了半晌。直到少年再度咳起来,一边咳一边拍另一人不安分的手。丁修却没从了他,笑嘻嘻地往里面摸,隔着一层薄衫,冷气冰的少年直打哆嗦。他不肯妥协,却拗不过丁修,一双漆黑的眼睛愤愤盯着,下唇被咬得泛白。丁修的眼睛含笑,索性也不说话,用眼睛跟他较劲。

“师弟,我最喜欢看你这样子。”他压了声音凑到靳一川耳边说话,冰冰凉凉的气息。靳一川一缩...

10 Aug 2017

【沈裴】 为当梦是浮生事

沈炼近来时时做梦。

梦里是一碗面,面汤上油花几抹,葱花数片,面条根根筋道,入口却又易断,当是一碗好面。下了这碗好面的人是北斋,狼吞虎咽吃着面的人是头发整齐束起的裴百户。

他吃得满嘴流油,末了一抹嘴,表情似笑非笑,有点满不在乎的神色。沈炼记着那双眼睛,救起他的那夜,寺庙的那夜,还有那天的修罗场——他们目光相接之时,他都是这样一双眼睛,这样一种眼神。

眼里露着笑意,笑意却从未到达眼底。


然后沈炼就醒了。

他看向身前,裴纶正躺在地上沉沉睡着。

以往失眠的时候,他也喜欢看着裴纶。每顿餐只有一人的份,可裴纶吃饭香,睡觉也香。虽然沈炼自己吃不香睡不饱,但是看着裴纶的活法,也...

30 Jul 2017

绣春刀 Brotherhood of Blades

12月19日,上个周五,坐在沙发上搜索电影频道的节目预告时,看到密密麻麻的时间表上简单的三个字。
绣春刀。

初次知道这部电影,是在《大众电影》杂志上。导演是新人,投资很少。印象很深的是作者字里行间的赞赏之情,与导演宁愿删减剧情也执意要去内蒙古拍摄最后一场戏的坚决。
剧情还可以,我是开演10几分钟后才看的,很顺利地进入了剧情。
三兄弟。一个野心勃勃的东厂公公。所有剧情都是围绕他们展开的。
三个主人公是锦衣卫,奉命追杀一个高官。
老二先面对他,因为种种原因,放了这个人,也因此得了很多钱。这件事之后,总有人暗中对付他们,老大老三不知情,老二却在被追杀中,渐渐明白了原因。
纸包不住火,那一日...

21 Jan 2015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