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12#02]

目录页

Chapter 12


02

 

他们打开行李,收拾妥当。John沏好茶后便坐下更新博客。Sherlock换上T恤衫,穿上睡裤——尽管此时仅是黄昏——愉快地叹息着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过了一会儿他重又盯着上吊受害者的图片,着重注意悬空双脚下的那一小片区域。他抬头看向John,心中翻腾起一股满足感——后者正有条不紊地敲打着键盘。

一切都好极了。这就是家。若要更好一点的话,那就是John能(或许是赤裸着)躺在他身边伸展身子。Sherlock把照片放到一边,躺下身子,用指节敲击着自己的胸膛。嗯,没错,赤裸的、温暖的,紧紧地被拥在他怀里,他们双腿交缠,相互磨蹭,而Sherlock会把他的犬齿插进……这回该轮到哪儿了?脖颈一向是他的最爱。让John整个人昏昏然……但胸膛也不错,因为每次Sherlock这么做的时候,John都会像婴儿似的摇晃他。后脖颈也是上佳之选,一种掌握控制权的性感方式,而一个心怀不轨的吸血鬼也可以借机进入猎物的身子。嗯……仅仅是思索这些可能性就让Sherlock内里泛起温暖与喜悦感。

“Jo-ohn,”他用自己最深沉、最柔滑的声音开口。John从眼角瞥了他一眼。

我懂你的意思。

“无聊,John。”Sherlock冲他说,并在沙发上暗示性地挪动了一下。

John从笔记本电脑前起身。他走向咖啡桌,抓起电视遥控递给了Sherlock,然后一言不发地回到座位。

Sherlock盯着遥控。“我用这个干什么?”

“不知道。你看电视,而我更新博客?”

“无聊。”

“哦。好吧。你可以假装上面有一层美味的巧克力,而你的任务就是用嘴把它舔干净。”John说,打字的手指仍未停歇。

喔,有人还郁闷着呢。

“有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吗?”John没好气地说,仍然没看Sherlock。

Sherlock张嘴想要回答,脑海中却突然有根弦“啪嗒”断掉了。似曾相识。他上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Sherlock把遥控放到一边,在脑海里快速搜索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嗯。他将指尖合拢,闭上双眼,进入一种恍惚似的模式,脑海中却快速闪现着过去48小时发生的所有事情。似曾相识。一定是在近日。那就是在德文郡……啊,我当时是在花园里。Emily说我的鞋毁了。我说它们之前就湿了。那场对话让我想起……想起……John。在那家旅馆里。坐在吧台那儿。他碰翻了啤酒。瓶子滚进了水槽。酒保说它之前就湿了。John盯着那瓶子的模样就像盯着……犯罪现场的照片。犯罪现场的照片。吊死的受害者。脚下什么都没有。凶手只在下雨天作案是因为……因为地面已经湿掉了。Sherlock猛地喘息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

冰!

John打字的动作停下了,他在椅子里转了个身。他们盯着对方。

“冰!”Sherlock重复了一遍,这回是大声说了出来。他在地板上方晃了下脚,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他们站在冰上!”Sherlock大喊出声。

John的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所以当它们融化——”

“他们就被勒死了!”

“这回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如果不是实心的就不会。”

“空心的……”John思索着。

“如果凶手事先计算好温度,他可以控制冰的厚度及所需的融化时间,或者是冰的形状,直到受害者双脚腾空——”

“那么等到警方赶到,现场就毫无踪迹可寻了。冰已经融化,雨天没人会注意到它,所以……”

他们异口同声:“……地已经湿了。”

他们坐了一会儿,被这一切惊的哑口无言。最后John开口:“去找Lestrade!”

“嗯……算了。”Sherlock说,向后躺倒,再次把指尖搭成尖塔。

John瞪着他。“为什么?”

Sherlock耸耸肩。“其实这也没提供多少线索。好吧,所以凶手用的是冰。那又如何?这条线索能让我们找到他,或是帮我们警告公众吗?谁都可以制冰,我觉得让他们提防拖着巨型冰块、拎着长绳子的奇怪男人或许会更有效。”

“好吧。”John看起来很气馁。

Sherlock又坐直身子。“除非冰上有线索。”

John回想着:“你问过我关于磷的事情。”

Sherlock的表情显然是吓了一跳。“你还真是记得清楚,”他嘟哝着。John身子僵了一下,然后冷冰冰地转身回到电脑前。

我当然记得。然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烂香蕉的气味。

Sherlock缩了下身子,然后探身到咖啡桌上拿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至少他又有的忙活了。牧场的泥土样本和棒球场的混凝土照片至少是一个切入点。磷。它将混凝土侵蚀出了裂缝,因而尸体下方的那条格外宽。它也使草坪变了色。

Sherlock在网上搜索着不同水体中的磷含量,感受到了解谜的快感。这是个真正的谜,与蠢女人给丈夫下毒的案子不一样(尽管这种事一直都在发生)。一个关于吸血鬼的谜——如果是Moriarty干的话,而Sherlock认定是他干的——那就没法通过读心来证实或是推翻。毫无捷径可走。这是纯粹的逻辑,纯粹的推理,而Sherlock爱透了这种感觉。

外面伦敦城上方的乌云已越压越厚。明天毫无疑问会下雨。或许就是今晚。



TBC



31 Aug 2016
 
评论(12)
 
热度(62)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