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11#04]

目录页

Chapter 11

04



聚会又被安排在了书房里。脸色苍白汗湿的Henry爵士待在火炉前。Beryl夫人则陪在他身边。厨娘手里拎着几个塑料垃圾袋,不安地在门边晃悠。而那位管家,在这之前John和Sherlock都不曾见过她(她也确实长了幅管家样)。警察礼貌地站在窗边。那位医生则坐在Henry对面。

Sherlock注意到那位医生却并没长了个医生模样。他看起来既不高傲自大,也并非面容和蔼、令人宽慰之辈(毕竟总共就这两种类型)。他看起来……很阴郁。

John倚着一张桌子,胳膊交叠在胸前,嘴边挂着个小小的微笑。他看起来像个等着好戏开场的男人。Sherlock清清嗓子,拉开了窗帘。

“Henry爵士一段时间以来都被认为是已近疯狂。他经历了困惑,抑郁,迷失自我,而更为惊人的是,他还出现幻觉,在物体周围也会看到光晕。以上症状单拿出来,每件都是癫狂的证据,而我毫不怀疑我的出场本就是为了确认这件事——他看见的是幻觉,没有什么猎狗。我可以证明这个。他看到的确实是幻觉,没有什么猎狗。然而,其他症状的出现将这件事引向了另一个结论。Henry爵士视力模糊,这个从他能把两块突起的岩石看成猎狗就能确定。我怀疑我们第一次在伦敦见面时,他之所以把火车上那女人的号码递给我,是因为他自己看不清楚所以没法打电话。我的结论是Henry爵士根本没疯。他是中毒了。”

医生的身体绷紧了,但Beryl夫人的表情依然满是关切。Sherlock继续说了下去。

“我的大衣扣里插了一朵从Beryl夫人花园里摘来的毛地黄[1]。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洋地黄,用法恰当可以对抗心脏病,用法不当便会导致困惑、抑郁、迷失感、幻觉、视力模糊、物体周围出现光晕等症状的出现,尽管光晕现象通常只出现在中毒已有一段时间的人身上——”

“等等。”医生打断他。Henry的脸色白得像张纸。“Holmes先生,谁会故意对Henry爵士做这种事。请告诉我你没在指控这房间里的任何一位。”

“啊。指控。这个先等会儿吧,好吗?厨娘!”

Sherlock转向厨娘,后者吓了一跳,接着表情专注起来。

“厨娘,你带来昨晚的的剩菜了吗?”

“是的,先生。”她回答,并递上了两个塑料袋中的一个。

Sherlock把她往警察那边一推,她便把袋子递到了警官手里。

“昨晚的饭菜是用前一顿兔肉宴的剩余做的。我认为这些兔肉该拿去化验毛地黄成分,因为小Emily常带兔子到花园里玩,而它们很可能吃了Beryl夫人的毛地黄。兔子消化了一部分毒素,而我们可以推断出,含有毒素的兔肉被消化累积后,最终达到了洋地黄的毒性。Beryl夫人是素食者,而厨娘告诉我她只为Henry爵士提供兔肉,她和仆人则很少吃,他们更喜欢鸡肉。当然,Emily也肯定不会碰它们一口。Henry爵士将是兔肉的主要消化者。”

对于Sherlock的这些话,大家露出常见的宽慰夹杂惊奇之色。只有John,Sherlock还有警察觉得这可不是全部。

“那么,这是又一个神奇而不幸的场面被Sherlock Holmes的聪明才智拯救了。”医生热忱地说,而大家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开始恭维Sherlock的推理。Henry则感谢着他的拯救。

“稍等。”Sherlock说。John露出期待的笑容。

“我们要问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一个医生是否该有能力判断癫狂与中毒的差别。答案是肯定的,一位出色的医生可以迅速判断,那我们就有问题要问Stapleton医生了,对吗?Stapleton医生忽视了这一差别,偶然抑或有意为之。医学院半道出家的学生都不会忽视这个,那他就是有意为之了。但这是谋杀未遂吗?不,这只是一个目的是拖延的计划,用以令Henry爵士宣布自己已经精神失常,这样他妻子便能掌控房产。但正常医生不会这么做——除非他与这位夫人有感情关系。这位妻子,她是个素食者,却从未对丈夫养兔子为食的行为有所异议。这位妻子,她拉拢一个孤单的小姑娘,并让她带着兔子去花园里长着毛地黄的地方。这位妻子,她需要一个独立而非常清醒的目击者——也就是我——来确定她丈夫就是疯了。这位妻子,她给全家人做沙拉吃。厨娘!你的另一个垃圾袋里装着昨晚Henry爵士吃剩的沙拉。请把它给警察。检测结果会显示,沙拉才是逐渐把Henry爵士逼疯的真正原因。兔子仅仅是防止别人窥见真相的障眼法。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很好。警官,我建议你们立刻逮捕Beryl夫人,不过你们要想等到沙拉的检测结果出来也行,不过我怀疑若是等到那时候的话,你们会发现她和那医生已经逃出这个国家了。”

Beryl夫人已然站起身来,鼻翼因愤怒而翕张着。现在她身上可没有一点温柔的气质了。Stapleton医生向前倾去,双手捂在大张的嘴巴前。Henry爵士抬头看着妻子,像个信任被辜负的小孩。John看着Sherlock的表情就像太阳每天从他的卷发间升起。

精,彩,绝,伦。

没错。当然。

但你确定吗?

当然。我读了她的心。

哦,那就是作弊了。

不,我是先推理,然后再读心以确认。说真的John,否则就太无聊了

警察正在把Beryl夫人和医生带走。管家与厨娘正围在Henry爵士身边,显然哀伤地试图安慰他。Sherlock和John一起走到窗边。

“等等,你本来可以昨天早上就点明这一切,就在我们见到她的那一刻起?”John问。

“当然。”Sherlock颇为自得,把毛地黄从衣扣里拔出来扔到一边。

“你的意思是你任凭她又给他下了毒,任凭他整晚上惊恐地在荒野里乱跑,然后度过惶惶不安的一早上,但你本来可以昨天就解决这事儿??”John穷追不舍。

Sherlock低头看着他。“说真的,John,一秒前你还在说这是作弊。”

“但Sherlock,这关乎一个面临危险的男人的生命!”

“所以如果我读她的心是作弊,不读心我又是不近人情。总没办法让你满意,John。”

“这不是我满不满意的事儿,Sherlock!”John怒道,从他身边大步走开了。

Sherlock注视着他的背影,想着这其实就是关乎让John满意。至少有一部分是。接着他叹了口气。显然我做什么都不对,他生着闷气。我把他绑起来他抱怨,给他下药他抱怨。他睡着时跟他上床他抱怨,上床之前先把他叫醒他也抱怨。说实话,这就是他一直不想养血奴的原因。他们就是很难懂。

Sherlock在自我怜悯中沉浸了一会儿,然后从眼角瞥见窗户外John正穿过草坪向花园走去。

John走进花园,四下寻找着一个小小的、穿黑衣服的身影。她不在那儿。他回身出来,绕着房子打转,最后终于在棚子附近发现了她的身影。她怀里抱着一只大兔子,望着刚开出车道的警车,它们把Beryl夫人也一起带走了。

显然有人该委婉地把Beryl夫人背叛她的坏消息告诉她。还是她一直都深信关爱她的人。John感到自己最为适合。


注:[1]毛地黄:花名。

 

Chapter 11 END

 

TBC

 

 

 

 


18 Aug 2016
 
评论(20)
 
热度(63)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