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11#03]


目录页

Chapter 11

03

John和Sherlock分到的是两间不同的房间,但两间房挨着。两个房间的火炉燃烧的不算旺盛,但房间本身却颇为舒适。John相当喜欢自己的四帷柱大床,还有角落里亮着的古风立灯。

“明早晚些再见。”Beryl夫人亲切地说。“9点我会让Bates来叫你们。”说完她便离开了。

“所谓的‘晚些’也是乡下的‘晚些’吧。”Sherlock一边踢掉鞋子一边挖苦。他开始脱衣服。

John迅速点了下头,“好吧。我上那个屋睡。”他径直走向另一个房间。

Sherlock长长地叹了口气,跟了上去。“John,你真的要这么无趣吗?”

John正把自己的鞋整齐地排在门边。“是的,是的,恐怕我就是得这么无趣。”他挑战性地看向Sherlock,脱掉外面的衬衫,留着里面的T恤没脱。“我要好好享受一个睡在没有镣铐、没有吸血鬼的床上的夜晚。你最好不要来扰人清梦。你得把你的屁股放到隔壁屋的床上,四肢大张霸占整张床——反正你一向如此。明早9点前我都要一个人待着,否则对天发誓,我会变成地狱来的复仇血奴!”

Sherlock惊到了。这是John说话最多的一次了,在……好吧,他们也就认识了一周而已。

他试图恳求。“John……”

“不。让我一个人待着,Sherlock。如果你想要我信任你,那你起码要给我留些空间,在这个我们是宾客身份的房子里给我留点尊严的碎片,如果你不希望我更加恨你……你清楚我在被你强迫下药的影响下度过的那三天,你清楚的,对吗?我需要知道你清楚明白地了解那一切。”

Sherlock动摇了。他只是不想在没有John的床上睡觉,仅此而已。John很温暖,气味那么棒,而他……好吧,坦率而言,他也想喝人家的血并上人家。

“给你看看我也有能力自己睡的。”John一锤定音,脱掉牛仔裤爬上床,只穿着T恤和内裤。

“好吧。”Sherlock转身回到另一个房间。他脱了个精光,滑到床单下面。

John晚上确实睡了个好觉,Sherlock却大半宿都醒着。他盯着窗户,静等黎明到来。带John回家,然后我们再试一次,他想。我们会重新开始。最后他确实有点迷糊了——在浅红的霞光初露天际之时。




早饭时Henry爵士和Beryl夫人谁也没露面。John和Sherlock被领进两侧摆好自助餐盘的高档餐厅,前者把两份饭都吃了,肚子饱饱的,后者则一边抿着热饮,一边渴望地注视着John的脖颈。

“就尝一口?”最后他还是开了口。

“这儿?你确定?”John问他,继续埋头吃着第二份培根。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家?哦,你说回到你的公寓是吗?没错,回去后咱俩可得好好谈谈。”John说。

Sherlock感觉自己有点不舒服。昨晚他不该让John自己呆着的。他本该跟进去,凌驾于他的抵挡与抗议之上,重建自己的权威。等他们回家,他会这么做的。没错,他想。就等着我把你带回家吧。

直到吃完饭他都生着闷气(高贵冷艳地),这时Beryl夫人进了房间,一如既往地打扮整齐,柔声柔气。她告诉他们医生中午11点到,问他们想不想在院子里转一转,愿意的话可以去书房看看,可以做任何事情来打发时间,但请一定留下跟医生谈谈。

“当然,Beryl夫人。我迫不及待想跟医生谈谈。”Sherlock用最假模假式的微笑向她保证道。

她离开了,显然又回到丈夫身边献上无微不至的关怀(哈)。Sherlock套上大衣,穿过露气沾湿的草坪去看Beryl夫人的花园。它在庄园最东边,巨大无比,显然被精心打理着。一块区域种满纤弱的香草,另一块种满蔬菜,还有一大块布满花朵,在半上午的阳光下如万花筒般鲜妍多姿。

Sherlock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简短地讲了及举措,然后挂断,把手机又扔回了口袋。接着他走进花园,小心地沿着植物的行列行走,借此避开可能对鞋子造成的伤害。不过说实话,经过昨晚,这是场注定会失败的努力。因为要找东西他才坚持下来。一件是某种紫色花朵,这个他很快就找到了。另一件的位置几乎正如他所料。

“不要踩到Lucy。”低微的童音严肃地命令道。

Sherlock分开高大的花茎,看到Emily正坐在一块铺在花土上的塑料布上面。她的双腿平伸在身前,小手文静地交叠在腿上,刘海还跟平时一样在眼前挡着,后面的头发却被丝带束起来了。

“Lucy在哪儿?”Sherlock问她。

“就在你脚下!”

Sherlock低头,看到一只棕灰色的大兔子正嗅着Beryl夫人花草柔弱的绿叶。

“Beryl夫人让你把兔子带进花园?”Sherlock试探着问道,似乎早已清楚答案。

“没错。我跟你们说过,只有我们两个不把它们当食物。她说我每天都可以带它们过来。在被杀之前给它们点快乐。”Emily的视线沉思着落到“Lucy”身上。

“但她只让它们待在这儿,离蔬菜远远的,对吧?”Sherlock问。

Emily点头。

“我猜也是。”

Emily看向Sherlock的鞋。“这鞋子毁啦。”她平静地说。

“没错。之前就湿了。”Sherlock说着转身,却又顿了一下。某些东西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或许是“既视感”吧,他想,把它从脑海里抹除了。[1]

[Sherlock,医生来了。]Sherlock四下张望,却没看见John的身影。最后他看向房子,发现John正站在其中一扇窗子之后。慢着,我刚刚那个想法或许可以有所延伸,他思索着。

[来了。告诉他们我需要让所有人待在一个房间里。书房,Henry的卧室,随便哪间,但必须全到。让厨娘也来。告诉她带上我跟她说过的那些东西。]

[其实警察也到了。]

[哦很好,把他们也加进来。]

John转身离开窗户,而Sherlock停下脚步摘了朵紫花,并把它插在了大衣扣眼上。接着,带着浮上嘴角的一抹微笑,他回到了房子里。

TBC

注:[1]既视感:原文为déjà vu,即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

11 Aug 2016
 
评论(24)
 
热度(64)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