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11#01]

目录页

Chapter 11


Summary:John恢复了正常,但他们的关系却并未如此。


01

Sherlock从John身上翻下来站到一旁。“我去收拾一下。”他平静地说。“年轻的Henry先生一会儿就会发短信来暗示自己在黑暗中漫步荒野的愚蠢需求。”他进了浴室,在淋浴时却半掩着门。尽管心内正警铃大作,但Sherlock还是觉得自己最好足够绅士,他不差浴室里这点工夫。他深信John会在他身边再呆上一天,甚至更久。John当然不会试图从德文郡逃跑,还是大半夜的。他的行李可都在伦敦,身上也没多点现金。Sherlock可以肯定,他有足够多的时间等回家再研究接下来该怎么做。

两人都收拾整齐后,Sherlock发现脑子里全是以“John”开头的数不清的句子……但他接下来意识到自己不知该说什么好,也并没什么好说的。他只是在……检查。检查自己的声音还能否在对方脑中响起。检查对方是否还会回答。

John……(John看向他)……把手机给我。(John在床头柜上找到手机并把它递了过来。)Sherlock迅速查看了一下。Henry想在半小时内见面。他把手机揣到兜里,不安地踱到难看的花边窗帘前。

John……看看博客上有没有什么新动向

John安静地从衣柜里的箱子中取出笔记本电脑。他抱着它在床沿坐下,给它充上了电。他清清嗓子,就像自己好久没说过话了似的。“差不多有一百万点击量了。”他告诉Sherlock。

Sherlock仍然视线放空地盯着窗外。他小幅度地拨了一下花边窗帘(仍然很难看),这样他就能从窗户倒影中看见John。

John开口,“你想让我更新吗?”

Sherlock叹了口气。“不,现在不行。我们一会儿就得走。”

John重新看向笔记本,他向下翻页,读着最新评论。

John……(John扭头,Sherlock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的倒影。)如果我请你吻我——

那一瞬间,由恐惧凝成的长钉如巨大的冰矛般自John身上射出。毫不夸张地说,Sherlock有种强烈的感觉,像是一大块冰山似的雪白冰凌覆满了整个房间。而那气味!樟脑丸的味道如此尖锐,Sherlock的鼻子都刺痛起来。

他脑海中唯一能与此相比的就是John第一次看到James Moriarty照片时的反应。

真棒。(“你与他又有什么不同,Sherlock?”他脑海里回响起了Lestrade的声音。)

还有多少的血奴品性残余呢,他有些好奇。它们是已经完全消退,还是仍需一段时间?每当存有疑问时,Sherlock总喜欢付诸实验,因此他从窗前转过身来,径直走向John。

John的脸一如既往地没有露怯。至少不是很明显。使之暴露的更多是他此刻等待时的僵硬姿态。再加上冰凌,气味,还有他脑海里强打精神响起的嗡鸣声——声音在逐渐变大。

John合上笔记本电脑,把它推到一边,不安地注视着Sherlock。

别动

Sherlock倾身向前,把嘴唇覆了上去。John完全僵住了,脑海里的恐惧之意却已震耳欲聋。他的心跳声似乎变成了一起连环车祸,Sherlock能在John脑海里听到金属和玻璃的声响一遍遍碎裂炸响。

他还是吻了John,仅仅吻在唇上,没有再做深入或是邀请。就只是在唇间温柔地辗转厮磨。接着他撤开身子,就好像要说“看见了?没什么好怕的。”

他等着碎裂声消退,嗡鸣声散去,等着空气重归清新。以上级别降到约60%并渐趋稳定。

“John,我不会——”Sherlock意识到他没法保证,于是重新组织了语言。“我不打算再尝试那个了……至少现在不会。任何时候我都不打算再做尝试……除非被逼无奈,有非做不可的理由。”

John沉默地望着他,但他的表情不再是那个有礼貌、被下药的血奴脸上漠然而礼貌的凝视了。那是他在起初充斥着“玻璃!毒药!桥……”的那两天,脸上常有的坚决而警惕的模样。

Sherlock向后退去,感觉心脏在变成墨黑颜色,因一些令人很不愉快的事情而焦灼不安。如果你敢从我身边逃开,我会拽着头发把你拖回来,他阴暗地想,意识到自他告诉John自己会用皮带拴着他的那天起(今昔对比徒增恼怒之情),这个念头就以指数倍的速度膨胀。

“我们走吧。”他说,沉思着领头走向楼梯。他与Moriarty有何不同?我更好看,这就是区别,他想。带着这个不令人愉快的认知,他们走进了夜色。Sherlock走在前头,John则落后几步,就像不愿与他走得太近。

 
 
 

到了庄园后,Sherlock礼貌地提出想再跟厨娘说几句。借着把藏起犬齿的苦相换成微笑的优势,他成功地去了厨房,大衣在身后扬起。Beryl夫人平静地注视着他的背影,然后转向John。

“需要借一条Henry爵士的围巾吗?野地里很冷,你穿的好像也不多。”

“谢谢。”John答道,接过一条猎人戴的绿围巾。他一直等到Sherlock回来。一会儿工夫,四个男人就齐齐站在房子后面,领子高高竖起以抵挡夜晚寒冷的空气。Henry爵士带了个叫Bates的手下。

是不是是个人都叫Bates?Sherlock听到John在脑子里吐槽。释然席卷了他全身,John终于又能形成连贯的思想了。不过他嘴上什么也没说,只是审视性地长长端详了对方一番,接着便又转向Henry爵士。

手电筒射出的光芒在雾气中显出柱形。“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猎狗时走的路。”Henry紧张地告诉他们,后者向前走去。

“我沿着这条路溜达,因为我妻子不喜欢我踩她的花园。”他赔罪似的补了一句。没错,你那个老婆,Sherlock想。等我们解决这个没用的案子……

今天是满月之夜,但夜空却是多云。

“快下雨了。”Henry说,而他的同伴Bates咕哝了一声表示同意。老天,但愿如此,Sherlock思索着。办完这个案子,回伦敦,把John带回公寓,我们再回到连环杀人案的追踪上,毕竟凶手只在下雨时动手。

挺奇怪的是这儿倒不常下雨,Sherlock暗暗补了一句,把大衣裹得更紧了。他回头瞥了一眼,想看看John是否还跟在后面。他还在那儿,只是他们向多岩石的崎岖荒野深入时,雾气越来越浓了。

这儿挺漂亮。他听见John安静地想着。

他没能控制住自己加以嘲笑的嘴:如果你喜欢岩石

长久的沉默。岩石又没什么错。John回应了他,而Sherlock觉得自己被喜悦之情戳中了心脏。

 
 
 
TBC


04 Aug 2016
 
评论(29)
 
热度(81)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