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10#03]

目录页


Chapter 10

03

John再没试着与他进行更多的脑内交流了。他闭上大眼睛,看起来很疲惫。Sherlock把鼻子埋在John颈间,像往常一样,被他的气息与温暖触感征服。就尝一口,他想着,小心地把项圈推到一旁,用鼻子轻擦对方的肩颈交界处,舔舐着略带咸味的皮肤。他能感到John轻叹了一声。接着他温柔地下口,任香甜的血液涌入口腔,爱惨了John向上磨蹭着他、环住他腰侧并抬手将他的头按的更近的样子。

不可描述部分

John在他身下睁开眼睛,这么多天来的第一次他是完全的一动不动。就是说,自那个亲吻开始,他就像一个正在摇篮中摇晃的婴儿,或是正困在一辆SUV的汽车座里来来往往,抑或是正乘着一艘颠簸缓行的船。而此刻,今晚,躺在Sherlock的重量之下,被共同的快感胶着,他却感觉那种摇晃感最终消失无踪了,而John能够推断出自己身在何方。不是说身体上,那个他清楚得很。他在德文郡的一家提供住宿及次日早餐的旅馆里,而今晚他和Sherlock要前往荒野。

但是就另一形式来讲,他在哪儿?他集中精神于当下。

脑袋下面的枕头味道很陌生。床单比公寓的要硬的多。它们又干又硬,一股漂白剂的味道。Hudson太太不会用那么多漂白剂。不是说不舒服,只是很陌生。John躺在那儿,感受着Sherlock打在他身上的温暖气息,闻着白色床单上的漂白剂味道。

Sherlock紧挨在John身上,暗暗期盼Henry再接下来的一小时内不会又发来短信。是的,我们会和你一起去荒野,你个蠢货,但显然这里没什么猎狗,只是你老婆或是Emily正在给你下毒罢了。如果是Emily,我倒可能帮她逃过一劫——

他的思维突然被从John身上穿来的一股精神波动所分散。就像……就像John在考虑选择时出现的那些涟漪似的,只是这回全是白色。就像正在洗牌,但牌面全是空白。但它们确实在那儿!它们也确实在滑动。

Sherlock甚至不敢呼吸,害怕打扰到明显正努力从深水下浮游而出的John。他等待着,又看到一道涟漪,接着在又一道有气息的波动滑过时无声地狂喜起来。有那么一阵子Sherlock太过开心,甚至忘记记录那个气味或是分析它的含义。他伏在John身上,鼻子埋在对方暗金色头发下的后颈。

终于,动作!气味!生命的征兆!Sherlock的眼睛感激地合上,若是他相信上帝,此刻一定会好好感谢他。既然如此,Sherlock在脑子里把最为接近的Mycroft感谢了一番。

Sherlock像只窝在狗窝里的狗狗那样伏在John身上。在那儿躺了一阵之后,他才意识到了两件事。其一,John此刻正一动不动。其二,这气味是樟脑丸与带有泥土味的浓郁森林气息的混合体。

Sherlock迅速接入自己的思维库,翻找关于John联想中的所有数据。胡椒味代表性,柠檬也是如此。焦木味意味着愤怒,若是橘子树冒出来的就是愤怒尤甚了。果香与尖锐气息通常意味着了悟。腐烂气息代表恶心。但樟脑球的味道……是恐惧。Sherlock决心告诉John马鞭的趣味的那个晚上,他闻到了樟脑丸的味道。而森林,森林意味着自由。

Sherlock快速检索完信息,得到了几个结论。

其一,John的思维正在恢复,但仍没有文字与图像。至少就Sherlock所能检测出的而言,其数量为零。这意味着它们只是[现在]没有恢复,还是它们[永远]不会恢复,还是它们已经恢复,只是Sherlock没法再检测到了?而这种满含变量的走向,是在Sherlock脑中第一个冒出来的事情,就像你不喜欢的广告。

其二,John没在试图与Sherlock交流。事实上,他一动不动,而他这样时总是很……糟糕。John在陷入危险时才会一动不动。恐惧。樟脑丸。

最后,他意识到森林象征着John对自由的向往。John已经开始期望逃跑了。

现在僵住的人变成了Sherlock,因为突然之间,他也陷入了危险。陷入即将心碎的危险。他的第一反应是幼稚的愤怒。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我倾心喜爱的人类,他却想要逃跑。他突然有股令人恐惧的冲动,想要把John的胳膊别在身后,抓住它们,然后咬入男人的后颈,注入那些致人麻痹的化学物质。如果你敢离开我,等待你我的就是地狱,他脑中幼稚的一部分残忍地想着。

接下来的更为冷酷的想法是:别逼我那么做,除非迫不得已。

他们谁都没有动弹,气氛却戏剧性地改变了。John仰躺着被钉在身下,脑中满是清晰的文字,但……

……他身上的Sherlock慢慢吸气,肌肉僵硬。他从John脑中接收到了一副非常清楚的图像:那是当初他们两个一起躺在公寓里的沙发上的回忆,而他能从John的视角看到并感受到一切。那是关于那段亲吻的记忆。一场缓慢,深入而美妙的亲吻。但其间充斥着甜味(吸血鬼的血液,没错),而覆盖其上的全是樟脑丸的味道。

John一点都不害怕Sherlock杀了他。他也没在为自己的性别烦闷,或是为他的私人财产,或是为他身体的清白。他怕的是Sherlock的力量——在任何时候都能将他弄成那种模糊,没有思考能力的状态,那种无助,令人怜悯的存在,而那正是与John想象中一模一样的脆弱而无力。

TBC

下章click here

JOHN恢复了!终于能好好谈恋爱啦。

31 Jul 2016
 
评论(29)
 
热度(85)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