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10#01]

目录页


警告原创人物

Chapter 10


Summary:John正慢慢摆脱Sherlock亲吻的魔咒。他的感觉会是如何?

01


到了德文郡,Sherlock租了辆车(还是记在Mycroft账上)并在一家舒适的餐厅并酒吧里给自己和John订了份不错的住宿与次日早餐。鉴于他没兴趣多做伪装,Sherlock明确表示一张床就够了,不过最好大点。John感受屈辱的能力仍在安全的缓冲阶段,因此他只是在一旁沉静地站着。

躲开Mycroft,Molly,Lestrade和Hudson太太的谴责目光让Sherlock感到轻松许多。他把John送到房间,安顿好少的可怜的行李,然后他们二人一同返回,坐到酒吧吧台前。他给John点了吃的和啤酒,自己则要了杯茶。酒保身后角落里的电视似乎在播送什么体育赛事,气氛愈发高涨。

看着John一边吃一边表情空白地盯着自己的食物让Sherlock焦虑不安。John看电视看里面的比赛。他又把注意力转到酒保身上,准备问问这家伙关于Henry爵士的事,还有那个诅咒,狼人,不管叫它什么东西。

他被John脑海里令人惊讶地哼着某种惊悚歌曲的声音给一下子打断了——实况转播的足球比赛的看台上有几千名唱歌跑调的观众,而John的声音正和着他们的歌声起伏。

当你穿过风暴,请高扬起头颅——[1]

Sherlock瞠目结舌。

切勿畏惧黑暗——

就连那酒保似乎都想停下擦干盘子的动作,转而看向电视屏幕。Sherlock接入他的思维,老天,他也在脑子里哼着呢。

风暴的尽头,有灿金的蓝天——

Sherlock疯了似的四下看去,他要瞧瞧是否还有别的人类突然放弃自己多姿多彩的一生,转而投入到这个诡异的仪式。

还有云雀的甜美歌声——

哦,真够庸俗。快停下吧,Sherlock绝望地想。他注意到角落里一个戴帽子的老人一边看电视一边跟着节拍点头。

穿过风,穿过雨——

走到铁轨上,走向死亡,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这吵人的玩意儿停下,Sherlock向挤满体育馆的半醉歌颂者们祈求道。他抽身离开酒吧,向前门走去,想看看大街上的人们是否都是脱离正常轨道、唱着这首恼人的歌曲。没有,正常人的生活还在继续。他做了个深呼吸,冒险回去,结果正赶上盛大的结尾。电视里的球迷们几乎是吼出了最后一行歌词。你永不会独自行——走——!

Sherlock盯着John的眼神就像他长出了角,但后者却还在吃着薯条,似乎满足于看……东西,管它叫什么,反正是屏幕里的那个,总之Sherlock只好拽拽大衣,试图安顿好自己。

这是段悲催的经历。

他再也不想听John无脑地哼着那首无脑的歌曲了,再也不要。

当酒保终于从比赛中分神,继续擦玻璃时,Sherlock倾身向前,问他是否知道小Henry Baskerville.

“啊,知道。可怜的Henry爵士。他呀,跟疯帽匠一样疯。唉,我说什么来着,可怜的Beryl夫人,她还姓Green时,还当家长指导时我就认识她,但Beryl夫人实在太可怜了!”

“Beryl?”Sherlock试探道,装出他很短很短时间内所能维持的耐心。

“那是他妻子!一位迷人的女士,连苍蝇都不舍得伤害。不,我是说真的。不吃肉,不穿皮草……她是位圣徒。”

他妻子显然有问题,Sherlock想。她会是我第一位调查的对象。他看向John,后者在伸手够啤酒,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结果一下子就把瓶子打翻了,它滚过整个酒吧,一部分陷入了另一头的深水槽。

酒保哈哈大笑,用力一甩毛巾。“啊。大部分都进了水槽了。它之前早就湿啦。”

John盯着水槽。Sherlock冲他说:“没关系John。你听到他说了,那水槽之前就湿了。把薯条吃了,我们还有活要干。”

John犹豫了,而Sherlock差点冲他生气,却又突然意识到John没法遵守指令了。这是好事啊!或许血奴的品性正在消失!或许他马上就能要回他的John了!Sherlock屏住呼吸等待着,而John则想着滚进水槽的啤酒,盯着薯条瞧了一会儿,然后滑下高脚凳,转向Sherlock。

他看起来几乎是……清醒的。

“John?”

John盯着他。好吧,Mycroft说过这需要时间。

“John,我们去找Henry Baskerville爵士,看看失踪的小兔子跟他的失心疯有什么关系。”

John委屈地跟在后面,但他的眼中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他环顾四周的次数似乎变多了。Sherlock的心欢跳起来。

到了车里,Sherlock让John掌控GPS并代他开车。一会儿他们就接近了那幢规模客观的房产。庄园宅邸大到冷清,却还没到让人生出在里面迷路并在某个被遗忘的卧室饿死的恐惧的地步。一段长且曲折的车道从庄园宅邸延伸至开着铁制大门的砖墙,构成了主干道的出入口。

Sherlock刚把车开进车道,一个小姑娘就从灌木丛后面走了出来,站到车道上挡住了他们的去路。Sherlock停车,透过挡风玻璃瞪着她。女孩回瞪。

她看起来约摸九岁,一头乌黑的长发,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她穿了一身黑,皮包骨头的小样子,笔直地站在那儿,拳头攥紧放在身侧,目光坚定。

“啊,”Sherlock开口。“这应该是Emily,兔子神圣的保护人。”

Sherlock摇下车窗,在一阵漫长而怀疑的审视后,女孩走了过来,谨慎地站在离他们有一定距离的地方。

她开口说话,声音低而清晰,音调古怪,很不寻常。

“你是Sherlock Holmes?”她问。

“我是。”Sherlock干脆地回答。

“那就行。”她说,转身走开,又消失在灌木丛后边。

Sherlock疑惑地看了一会儿她渐渐远去的身影,然后把车开到了房子前面。

一位苗条而苍白的女士在前门迎接了他们。她一头柔软的金发,给人一种美好而温婉的感觉。“很高兴你们来了,”他们甫一走近她就说道。“请进来吧。”


TBC

02这里

注:[1]利物浦队歌《You'll never walk alone》歌词。



17 Jul 2016
 
评论(15)
 
热度(72)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