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赞推旧文,谢谢大家
 
 

【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702]

目录页


Chapter 7

01戳我


02

三人聚集在厨房桌前。两台笔记本都开着。水壶里的水正烧着。Lestrade和Sherlock聚在一台前,John在另一台前,三个人都看着John博客(点击量1598)上的最新评论。跟之前一样,那条评论仅有一句:“你应该看看这个。”Sherlock和Lestrade在看链接,但John却只是用指关节抵着嘴唇,盯着用户名:

sm.man.stayinalive

“又来一起。”Lestrade说,John也凑了过来,他们都看着屏幕中那个脖子上套着套索的年轻男人。他的眼里满是惊恐,雨水在他脸上蜿蜒流下。视频没有声音;跟前一个一样,这个也很短。男人身后是一堵暗沉、古旧、潮湿的砖墙。他的嘴唇无声地拼出口型:“请救救我——”紧接着画面就转换到了……一张伦敦商学院的照片。最后出现的,是一朵紫色的蒜头花。

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约而同的直起身子,看向彼此。那堵砖墙看起来可不像伦敦商学院。

“不……我们想想。链接是20分钟前的。”Sherlock指出。

“他还有多少时间?”Lestrade好奇道。

John的手机震动起来。当然了,它还在Sherlock兜里,所以是Sherlock把它拿了出来。他看着那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John,你刚刚收到一条写着'六小时'的短信。你知道这是谁发的吗?”

“天哪,我好好奇啊。”John哼了一声。

“没错,John。我们都知道是凶手发的。我的疑问在于,为什么他联系的是你,而不是我,不是Lestrade。为什么是你的博客?为什么是你的电话?”

Lestrade瞥了一眼用户名。“SM Man……施虐受虐狂?”

John几乎不敢说出那个名字。“Sebastian Moran。”

其他两人都盯着他。他补充道:“我是说,这可能是个巧合,但是那个我刚刚认出的那个吸血鬼……”他指向他们刚刚放到厨房操作台上的照片,“我有次看到他和一个我在阿富汗认识的家伙在一起。那人就是Sebastian Moran。那个吸血鬼把他训练成了血奴,像领着狗一样领着他到处走——”

Sherlock思索着将头向后倾去。他盯住John。那么这就是为什么Sherlock第一次把他带回家来时,他会有那样恐惧的反应。

“——而他看起来像个僵尸,像是他的……我不知道,像是他的灵魂都没了。”John抖了一下。“就是这样。也许是巧合,但——”

Lestrade的电话响了。“该死的,又怎么了?”他炸了,转身去接电话。Sherlock和John一块又看了一遍视频。又一遍。又一遍。六小时。

Lestrade很快回来了。“昨晚就在那条街上发生了幼童绑架案。小姑娘和保姆还有保姆的孩子一块出去。保姆一会儿没看着她,孩子就丢了。家长现在在苏格兰场,都急疯了。他们指名叫我去。”

“你知道这家人吗?”Sherlock问,而Lestrade摇摇头。“不清楚。但孩子似乎就是在伦敦商学院门口被绑架的。家长告诉Donovan叫我去,因为我——”Lestrade用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会知道向谁求助。”

“我想当面见见家长。”Sherlock宣布,而Lestrade向门口走去,Sherlock却突然顿了一下。“嗯。一会儿楼下见?”他冲Lestrade说,后者似乎懂了他的意思,开门走向楼下。

“怎么了?”John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Sherlock走向橱柜。

“不。”John立刻说。

Sherlock无视对方的抗议,从盒子里取出了项圈。John向后退去,胳膊固执地挡在身前,尽管他相当清楚Sherlock作为吸血鬼的力气,而这是一场他必输无疑的战斗。

“John,外面有人对你虎视眈眈。”Sherlock说道,截住John并把他放倒在厨房地板上。

“项圈又不会把他赶跑!”John咕哝了一句,竭尽全力挣扎着。

“或许会有用的,这得看对方怎么想。你的辨识度会显著升高的。”Sherlock把John的胳膊钉在身侧时都没怎么喘气。他骑在对方身上,跟校园恶霸似的。

他把项圈放到John脖子上,“啪”地一声锁死了。跟以前一样,不是很紧,但很严实。接着他把John拉起来,帮他整理好衬衫领子,试图藏住项圈。

“基本看不到。”Sherlock说。John给了Sherlock一个要杀人的瞪视。他抬手想解开项圈,但它当然没有回应他的指尖。

“吸血鬼的魔法。”Sherlock说着晃起手指:“哇哦!”

John没笑。橘子树开始冒烟了。

Sherlock拘谨地拽了拽自己的袖口,最后他走向沙发,把它推向墙壁,从下面取出John的手枪。他还从挂衣钩上取下了John的夹克。

“给。”他说,把两样东西都递给John。

John检查了一下,枪里已装好子弹。他默默地把它塞到牛仔裤后腰。还是不开心。他又套上了夹克。

“还有你的手机。”Sherlock补了一句,把John的手机递过去。

John把它收到口袋里。树还在燃烧。

“公寓的钥匙。”Sherlock把他的私人钥匙串递过去。John接过来,瞅着他。“我的钱包。”Sherlock把钱包递过去。“我的手机。”Sherlock又把手机递过去。“还有香蕉。”Sherlock从厨房桌子上抓过一只香蕉,也递了过去。

烟雾消散。John丢人地看了Sherlock一眼,努力忍住笑容。

“我怕你饿了。”Sherlock说。“你总是很饿。”

“我也奇怪为什么。好了,瞧你那傻样儿,走吧。Lestrade还在等着呢。”John叹口气,把钥匙,钱包,手机塞到他能找到的所有口袋里(拿上枪,留下香蕉)。接着他们就走下楼去。John拽着衬衫与夹克领子,试图藏住露出的那一点黑色皮革边,但他们刚走到外面湿乎乎的人行道上,他就注意到Lestrade的视线在那上面一扫而过又迅速移开了。

“别感觉被落下了,我总有种预感,早晚有一天你也会有一个。”Sherlock嘟哝着,抬腿坐进车里。

“别……别这么说。”Lestrade叹了口气,扭动车钥匙。


*Sebastian Moran首字母缩写是SM。场花想到的则是那个你们都懂的SM。


TBC

我爱案子~我爱被小夏气笑了的医生(羞涩


12 Jun 2016
 
评论(24)
 
热度(141)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