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603]

Chapter 6

02戳我

w虐狗日常开启w

03


Mycroft礼貌地点了点头。“推理能力不错,”他说。“说到兄弟,我想你的姐姐正焦急地等着你的消息。她在你博客上留言了。”

John立刻四下寻找着他的手机。在哪儿呢。在哪儿呢。Sherlock把它从口袋里掏出来。“在找这个?”

“是的,谢谢——”John伸出手去,但Sherlock握着手机没动,又露出了那种表情。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John。”

John难以置信地盯着他。我,们,有,客,人。Sherlock没动。John厌恶地放下手。“留着吧。”他说着转过身去。

“谢天谢地。”Sherlock低声嘟哝。“我受够了你永无止境的要求。”他把手机滑进口袋里。Mycroft故意避开了他的视线。John瞪了Sherlock一眼,转而走向厨房。他可以用邮件联络Harry(如果Sherlock没又改掉密码的话)。

John在笔记本上登录博客,查看博客的点击量,结果目瞪口呆地发现已经达到了500。仅仅用了两个半小时。他过去发布的日志都在35左右,主要是时常在网上表示慰问的同行医生和士兵。但这回Mycroft说对了:他与Sherlock Holmes之间的联系确实……唉,放平心态吧,他告诉自己。Youtube上在睡梦中扭动的小猫的视频一天就能获得100,000的点击量,别把这点东西当回事儿。

他向下翻看评论。大多数都是祝贺他的“新工作”的(他们要是真知道就好了)。有几个问了关于俄罗斯人的问题,或是关于Sherlock的。来自他姐姐的那条评论是“你得给我打电话!”接着是条奇怪的留言:“你应该看看这个。”附着一条Youtube链接。很有可能是垃圾回复,John想,但不知为何,他没有删除那条评论。

John给Harry发了一封邮件,告诉她他们俩之间的秘密。是的,Sherlock是个吸血鬼;是的,他被困住了;是的,那家伙是个吸血的捕猎者,但真的还好,还好。一切都还好。John露出一点笑容,想象着Harry对最后一条的回应。多半是“欢迎来到俱乐部”和“如果他伤害你我会杀了他”之间的一条,毫无疑问。接着他合上笔记本,想着家里有客人来访时他藏在厨房里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但说真的,他并不是室友,对吗?他只是个血奴,即使Sherlock没有表现的像个主人,但他是个吸血鬼,他的吸血鬼亲戚来访,而John像血奴该做的那样下去开了门,端茶送水,现在留在厨房里似乎是正确的选择——

“John!”

该死。John再次来到客厅。

“Mycroft想看看项圈。”Sherlock解释道。John的身子僵住了,没有动。

“他不喜欢项圈。”Sherlock对Mycroft说。

“John,”Mycroft说,再次以刻意的耐心转过头来,“当血奴戴上项圈,其他吸血鬼就知道不去伤害他。他们知道他已被宣示主权。糟糕而不幸的事故便不会发生。”

“吸血鬼从来不会注意我。”John生硬地说。事实也确实如此。至少在Sherlock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注意到他。

“现在不同于往日。”Mycroft简单地说。

John看起来迷惑而无助。为什么?

“因为,显而易见的是,没有他的博客作家,Sherlock会……迷失的。他也有敌人,你知道。”Mycroft以柔和却意味深长的口吻说道。

Sherlock一脸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但他没挪动,也未反驳。

“可是……”John顿了一下,“如果有吸血鬼想要伤害我的话,项圈不会真的起到保护作用,对吧?我是说,它只是种身份认证,而不是保护机制。”

Mycroft再次赞赏地点点头。“没错。如果想要真正的保护机制的话,我建议你们——”

“Mycroft。”Sherlock再次开口,又开始盯着他。

长久的沉默。John在与对方眼神对峙和去拿项圈(但该死的它到底在哪儿……卧室地板上?)之间纠结不定。

最后,Mycroft开口:“他会改变主意的。他已然改变了很多。”

哦,这听起来可不太妙。

“John,”Mycroft说,眼睛却仍盯着Sherlock。“去拿项圈。”

“不。”John说,尽管他在冒汗。他的脚似乎被钉在了地板上。Mycroft慢慢把视线转到John身上,而那里似乎……有一闪而过的兴味。

“你们两个是志趣相投的人。我会提升监控等级并降低审核级别,Sherlock Holmes还有Watson医生。”他站起身,如流动的冷水般走过John身侧。在门口,他转过身来:“我相信我们还会再次见面的。”

接着他走了出去,房门在身后轻轻关上。John大大松了一口气,转而看向Sherlock,想着他的违抗是否又会给他带来某种不良局面。但Sherlock已经快速回到窗前,手里拎着一个盒子。无视了John,他打开盒子,取出一把贵重的金黄色小提琴。他把它搭在下巴前,开始演奏一段怪异而恐怖的乐曲。John敬畏地听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这段乐曲很令人发毛。美丽,但……它让他后脖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还是去洗碗吧。他下定决心,回到厨房。


John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时已值深夜,就在这时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有意思的念头。Sherlock的头枕在John腿上,蔑视地背对着电视,脸埋在John的肚子上。他把John的衬衫推了上去,心不在焉地在John肚脐附近咬出一个小口,再把它舔合,接着又把它咬开。你在吃零食呢?

“嗯……”

电视里,新闻主播(一个对粉色有着恼人偏好的金发女人)正重新播报着Lestrade之前提到的连环上吊案。迄今为止已经有四起了。自杀的可能正被探讨,而一位精神学家提出了一个谨慎的观点:雨天常使人们情绪低落,阴沉的天气使这些沮丧的人更易产生自杀的念头。

“但这天气也没比以前阴沉多少啊。”John对Sherlock说。在Sherlock咬破另一个细小的口子又将它爱抚地舔合时,他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我是说,这里毕竟是英国。”

John心不在焉地用胳膊环住Sherlock,把他向上拉了拉,这样对方的长满黑色卷发的脑袋就能倚在他的胸膛上。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紧紧地环着吸血鬼。

“咱们这儿不像塔希提岛*。雨季相当规律,但这不是什么坏季节。”John说。

Sherlock解开John的衬衫,锐齿贴近光滑的胸膛。能否在John不注意到的情况下将牙齿扎入他的皮肤让Sherlock觉得很有趣。如果他小心地按压吮吸,用压力来麻痹那片区域,他就有可能成功。接着他就可以更为用力地深入,以那种让人兴奋而头晕目眩的方式。

“你……啊。你个混蛋!”John说,却更紧地拥住Sherlock,并在对方的嘴唇又弄出一个淤青时满足地叹息。他早就发现推拒只会换来更多疼痛,拉近距离却会得到更多快|感。他低头注视着盘踞在身上的优雅的寄生虫,手指抚上对方迷人的颧骨,又向下滑至漂亮的嘴角。

Sherlock停下吮吸。“好痒,”他咕哝了一句,瞪着John。接着他舔合了伤口。

“是啊,可你也弄得我很痒。”John亲昵地低头小声说。我真是疯了。我居然毫不介意。

Sherlock得意地笑了。John的思绪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那个问题。“那四个人都是下雨的时候上吊的吗?”

Sherlock点头。“一个是在棒球场被发现的,一个在火车站附近的棚子里,一个在养赛马的牧场里,还有一个——”

“全在户外??”John问。“谁冒着大雨去把他们吊起来了?”

“没有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说Lestrade是错的。”Sherlock肯定地说。“再来一起他就得找我帮忙。等着瞧吧。”

John心不在焉地抚摸着Sherlock的头发。“关于项圈……你觉得Mycroft是对的吗?”

Sherlock抬起头,沉默地盯着John。然后他说:“是的。”

John开口 :“好吧,那我也不要戴。”

Sherlock没说话。他像蛇似的把头伏在John胸膛上,用手指按压着那些淤青,注视着John的眼皮逐渐变沉。“上床吧。来我的床,今晚别再让我做什么过分的事了。放弃挣扎,就承认你属于我的床吧。”

John妥协地叹了口气。“好吧。”他说。Sherlock的脚开始兴奋地划着圆圈,因为他床头新装了镣铐,和楼上卧室的一样好。


*塔希提岛(Tahiti):亚热带气候,干湿季分明。

Chapter 6 END

Ch7戳我

还有八章完结(绝望.jpg

而且我快被什么楼上楼下搞疯了orz记性太差每次都得翻前文,简直…所以侦探住楼下,医生住楼上?现在楼上是空房?我甚至不记得剧里是咋说的(懵逼的眼神


19 Feb 2016
 
评论(29)
 
热度(99)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