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502]

它居然被屏蔽了!我选择狗带。明明一点都不污啊……

Chapter 5

01戳我

02

“把车钱付了,John。”Sherlock吩咐着,从车厢里纵身跃出,站到了贝克街221号的大门前。

你怎么知道我有钱?

“因为你把钱包里的钱都拿走了。”Sherlock一边说一边打开大门。John带着愧疚之情付了车钱,跟着吸血鬼进了门。

“Hudson太太!我们回来了!!”Sherlock大喊着上了楼。Hudson太太往门外瞥了一眼,看到了John。

“哦,你在这儿呢亲爱的,出去转了一圈?我帮你俩把床单换了。”她说。

“谢谢——”John开口。

“仅此一次,亲爱的。我不是你的管家哦。”她微笑着离开了。

而公寓里的Sherlock此时刚消失在通往楼上空卧室的楼梯上(John还不确定它算不算是自己的卧室)。“John,”他冲下面喊着,“去生火。”

John瞥了一眼壁炉。好吧。点燃。把木柴竖着摞起来。长火柴,不错嘛。他坐下来,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生起的火。接着他瞥到壁炉台上的什么东西,又猛地站起身来。那是个头骨吗??他怎么才看到那个头骨?我的天,那是谁的头骨?

Sherlock下楼时John看上去好像下一秒就要逃走似的,惊恐地盯着那个头骨。John在自己的脑海中看到了两个头骨,紧挨在一起摆着。那是什么意思,第二个是谁的……哦,是他自己的。他以为……好吧。可真是荒唐。嗯,不,不完全荒唐。Victor曾是他过去的血奴,Sherlock觉得可以这么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多愁善感。”Sherlock评论道,而John则满脸愁容。

怪物。

“哦,别这么讨人嫌。过来看电视吧。”Sherlock下了命令,把遥控扔给他,接着便回到自己的卧室去换有着配套袍子的深蓝色睡衣。回到客厅时——John还在厨房里乒乓作响地闹腾——他坐到火边翻看那600个吸血鬼嫌疑人。我总会漏掉些什么的,他想。

夜幕笼罩了贝克街,公寓中的两个男人相处时有了些家庭的感觉。John还在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头骨也会被用来装饰Sherlock的壁炉架(他可以用它做书挡),为了使自己分心,他用炉子炸了些爆米花。他喜欢用以前的方式来做,加上油、黄油和盐,前后颠颠平底锅,然后把那些玉米花一股脑儿地倒进碗里。

之后John便坐到沙发上看电视。他换了几个台,直到找到一个看的时候不用动脑的《赶尽杀绝》式的电影,一边看一边吃着爆米花。好吧,这跟两天前的那个晚上也没什么差别,他想。不算很坏。更好的公寓,确实,如果你不介意暗沉的色调和黑白相间的维多利亚风格墙纸。John挺喜欢它的。窗帘从被木钉钉住的窗户前垂下(就是他第一天来这儿时打碎的那扇,或许他有义务把它修好。明天他会问问Hudson太太她的修理工是谁。我是不是还得掏腰包啊?很有可能。)火苗在壁炉里跳动着。漂亮惊人、穿着丝绸的吸血鬼沐浴在暖融融的火光中,橘黄色的火光照亮了他瘦削的脸颊和瘦长优雅的身形。好吧,John觉得自己可以习惯任何事情。看上去自己的个人品质还没被抹杀呢。他又瞟了一眼那个头骨。或许是循序渐进的吧。

Sherlock的嘴唇在试图憋住笑时扭曲了。出于某些原因,就算是John最傻乎乎的思想也会让他觉得有趣。他坐在那儿,穿着扣子解开的衬衫和牛仔裤,双脚稳妥地放在地面上,额前的短发排布整齐,正认真地看电视,尽力不去想楼上松开的镣铐(已经接好了,你一会儿会发现的,John)和窗框上的马鞭,架子上的头骨,还有橱柜里的黑盒子。哦,你可真美味。

Sherlock把纸摞成一叠,过来坐到John的沙发上。他毫无预警地把枕头往John腿上一搁,在他身旁躺下,头枕在枕头上,然后抓住John的左胳膊,把他的手指带向自己的嘴边。

John犹豫了一会儿,接着小小地挪动了一下,这样他可以用空闲的那只手拿到爆米花。他继续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爆米花。说真的,他还能做什么别的吗?Sherlock舒服地蜷起来,在John小口咬着爆米花时,他小口咬着John的手指。字面意义上的。John渐渐意识到Sherlock在慢慢地、心不在焉地用他的手指磨牙,吸那么一两滴血,把伤口舔合,再重复一次。

他把我当成小吃了。

“只有一点点。”Sherlock嘀咕一声,用舌尖爱 抚着John的指尖。John得承认这没那么难熬,所以他又小小地挪动了一下,坚定地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电视上。

壁炉里的火光逐渐微弱下去,而John的脑袋也慢慢垂到沙发上。Sherlock当然还清醒得很,他正等着看John会不会接受今晚睡在Sherlock床上的安排,或者他们可以共度另一个“哦,我要睡楼上”的夜晚。

最后他实在没法忍受这个假设了。他转向John,把他摇醒。

“我没睡着。”John立刻说。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咱们该上床睡觉了。”Sherlock用上了自己最富磁性的声音。

John眨眨眼。“好的。我去洗漱——”

Sherlock在沙发上等着,聆听对方淋浴时脑海中的声响。与前晚不同。今晚他的头脑一片清明,毫不担心。脑海中的气味是……干净的床单,新鲜的空气,少许树木的气味……嗯……John把树木与自由联系在一起。他觉得自己今晚会享受某种程度上的自由。他对镣铐动了手脚……啊。他会先要求在自己房间睡觉。他会按我意愿温顺地躺下,任我把他绑上,而当我去睡觉的时候,他会把自己解开……但他是在计划逃跑,还是仅仅想拥有一个晚上的“自由”?

Sherlock从窗框上取下了马鞭,把它拿到John的房间,滑到床下看不到的地方。

接着他回到沙发等着,直到John再次出现,穿着条纹睡衣,用毛巾擦着头发。

“嗯。今晚我想在楼上睡,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只是……睡个好觉,你懂的,不会……不会被叫醒。我太累了。”

“John,今天过得愉快吗?”Sherlock关切地问。

“……是的。”John回答,紧张地用手绞着毛巾。

“没愉快到想从房顶上跳下去吧?”Sherlock抬眼,故意摆出关心的模样。

John看起来有点尴尬。“没有——”

“也没有计划趁夜逃跑?”

“没,没有那种——”John的思想也并未反驳他。“——就只是……一个安静的晚上,你知道,仅此而已。一点隐私。”

Sherlock得到了结论。“很好。我们上楼吧,我会给你掖好被窝的。”

TBC

下文戳我

今天我诈尸更新了……所以,下面又是NC17……依旧特别长。

最近看了两个韩剧,《无理的前进》和《奶酪陷阱》,无理是女神演的^O^奶酪还没更完…总之韩剧魂又开始熊熊燃烧了【。

感谢目目姑娘 @眼睛-Freezing ~是她提出建议把“快餐”改成“小吃”啦!改完之后瞬间有感觉了2333


28 Jan 2016
 
评论(22)
 
热度(127)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