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402]

Chapter 4

01戳我

02

 

“谢谢。”他不确定地说,转身回到座位上。

“我的荣幸。”Sherlock回道。他挑起嘴角,补了一句:“或许你可以过来坐到我腿上,让我也给你点甜头尝尝——?”

“不要。”John坚决地说,接着他鼓足勇气。“你吸的血太多了。我有点发晕了。”

Sherlock的视线向下滑到John的裤子拉链上,从睫毛下审视着对方。“你确定自己头晕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John在椅子上不舒服地动了动,看向壁炉。里面没生火,但他幻想出来了一个。

Sherlock诱惑性地说:“我可以从我们最喜欢的那个位置吸一小点。”

John快速地眨眼,仍然专注于他幻想中的火炉。

“作为你今天上午这么乖的奖励,”Sherlock压低了声线,语气格外明快,“我真的很想让你享受点好东西,John。”

John吞咽了一下,往火炉里加了几根幻想中的柴火。

“或者你也可以把这当作是藏起马鞭的惩罚。哦,你是个多坏的小坏蛋啊,我真该把你背朝下扔到床上,扯下你的裤子——”

“我能拿回手机吗?”John突然问。

“你能请我一顿吗?”Sherlock立即回问。

John现在真的开始犯晕了,而Sherlock说的没错,不是因为缺血。“……如果我同意,我能拿回手机吗?”

Sherlock的眼睛无辜地睁大了:“当然。”

John雀跃了一下,然后小声嘀咕:“那好吧。”

Sherlock坐直了身子,打开双臂:“来这儿站着,把裤链拉开。”

 

数分钟后,John背朝下躺在地毯上,而Sherlock像只大猫一样伏在他身上,好像刚解决掉一只抽搐、濒死的瞪羚似的。

或许我爱你,John迷迷糊糊地想,那句话也在Sherlock耳边回荡。

当他终于苏醒过来的时候,Sherlock把手机递给他。“看到了吗,John?这是一段互惠的关系。你换过床单了吗?”

John用颤抖的手接过手机。“嗯,还没。”他费劲地说。

“最好去换一下。”Sherlock说完便兴奋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打开John的笔记本电脑,坐到桌前,沉浸在鬼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里。John拉上裤链,窘迫地发觉自己多么轻易就屈服了。他躺在地毯上查看收件箱。

四封来自他姐姐,还有一封来自Sarah(接受了他的辞呈)。

他爬起来,转而躺倒在沙发上,还是感觉很虚弱。他谨慎地给Sarah发去一个短信,解释自己目前的情况并道歉。Sherlock的注意力突然集中到他身上。

“John,为什么某个凶手会把受害人吊起来?”

John看向他,与此同时一串可能划过他脑海。Sherlock恍然大悟。这就是两天前他追踪John时注意到的那些图像信息。John的思想就像一副扑克牌,而Sherlock只需简单地把它们从空气中挑拣出来,保存,再传输到自己眼前即可——就像一个玩着纸牌游戏的男人。

John着迷地注视着吸血鬼——他的(漂亮的)眼睛正盯着虚空中的一点,修长的手抬起,优雅地从一张图像划到下一张,并不断喃喃自语着:“政治影响,嗯……性虐——事故,镣铐——事故,复仇,帮助罪犯逃脱的延时工具,操纵不在场证明的工具……这是什么……空绳套……哦对,漂亮的切入点,John,吊起受害人不可能是瞬间的冲动,对吧?他可能会用手或绳子或其他方便的东西扼死受害人,但把人体吊起来需要事先计划。问题在于他们是计划好的还是别的什么……啧,人类的动机……有时难以掌握……”

Sherlock把虚拟的卡片滑开,向后一倚,盯着沙发上相当迷惑的男人。“谢谢你的帮助,John。去把床单换了吧。洗衣房在楼下,Hudson太太会示范给你看的。”

他转身看向笔记本电脑,看上去像是完全忘了John这个人似的。John又在沙发上躺了会儿,决定起来把床单换了。他有种预感,今天晚上他还会躺在它们上面,无论如何,最好还是让它干净点吧。

 

Hudson太太满意地看着这个年轻人把她自己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搬到烘干机上,然后把他的那堆床单放进去,启动了机器。“谢谢你,亲爱的,你真是好心肠……能否把衣服从烘干机上拿过来?我得把它们叠好。你可以跟我坐会儿,顺便吃点小饼干。”

John乐于助人地把她的衣服拿了过来,然后他坐到椅子上,吃了几块小饼干。和一个人类待在一起总归是好多了。她不会读你的心,喝你的血,模糊你的性欲,与此同时还不停恐吓你。

“真高兴Sherlock现在有人照顾了。”Hudson太太吐露真心,快速地叠着毛巾并把它们摞整齐。John困难地咽下嘴里的饼干。

“照顾?”

“是啊。你知道,他从不照顾自己,成天跑来跑去,不知道养活自己。有时候他苍白得吓人,能把屋子点亮。接着他的坏脾气就来了,谁又会喜欢一个坏脾气的吸血鬼呢。我跟他说过好多次,如果他不把苏格兰场的那些男孩儿的头拧下来的话,他们找他的次数会更多——当然,我说的‘拧下来’不是字面意思。唉,那时他只有自己。”

Hudson太太冲John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但现在他有你了。如果你养活他并教他点礼节,我敢肯定他能跟别人相处得更好。他那样的天才浪费了太可惜啦。他的脑袋就像火箭筒,你懂的,不停地前进,但他的心大多数时候都在它该在的位置。”

John又拿了块小饼干,听任老妇人唠叨个不停。“救了我的命啊,你知道,Sherlock。我丈夫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不是Sherlock的话,唉,我永远也逃不开。”

John的眼睛睁大了。“Sherlock……对他做什么了吗?”

“哦,没有,亲爱的,他只是找到了能给我丈夫定罪的证据。黑手党生意,你不会想听的。但是要说的话,我很感激他。我甚至提出……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懂的,我这个年纪,但是你知道他们需要进食,而且不一定是通过那种方式,你懂我的意思……但他不听。他说我身体太弱,那对我身体不好。”她放下手里已经叠了一分钟的毛巾。“但为了Sherlock的话,我会的。如果那是代价。”

John盯着她,渐渐理解了她的意思。接着她冲他露出一个调皮的表情。“但和你的那种方式不一样……我的意思是,你无需担心,我没想妨碍,很明显你们两个很合得来,而事情本该如此。”

“合得来?”John问。

“哦,昨晚,亲爱的。这里的墙太薄了。起初我以为他要杀了你但一会儿功夫后,呃……明显他没想那么做。”

John脸红了。真妙。“我可不是同性恋,Mrs.Hudson.”他坚决地说。

Hudson太太看向远处,陷入了沉思。“你知道,在法国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年轻人,哦,那是在好多年前。而我就是去那儿度假,从此再也没见过他。我结婚了,你懂的,但……毕竟是在异国他乡,我总觉得那并不真的重要。”

John盯着她。

“你懂的。”她补了一句。

John继续盯着她。

“他是个吸血鬼,所以——”

“不重要?”John问。

“当然!”她笑逐颜开。“你能不能帮我把篮子拎到浴室里?我髋关节不好。”她摇晃着离开了,而John在她身后提着装满毛巾的篮子。“谢谢你,亲爱的。现在你干嘛不回去瞧瞧Sherlock呢?我会帮你把床单烘干的。”

John爬上楼梯,打开通往客厅的门。Sherlock还在John的笔记本电脑上打着字。Hudson太太在身后喊他,“我会再给你拿点儿好闻的床单的。”

太好了,因为我很可能大半个晚上都把脸埋在上面。

“没错,你会的。”Sherlock喃喃自语,而John瞥了他一眼。

“什么?”

“没什么。John,某个凶手为什么会将已死的受害人剥皮?”

几个想法划过John的脑海,他张开嘴刚要说话,Sherlock就已经在点头了:“没错,我也这么想。”然后他就又转回了电脑。

 

TBC

下文戳我

我真想把题目改成【我真勤快】

各位元旦快乐,2016的第一天我一定要更一发~(≧▽≦)/~

01 Jan 2016
 
评论(36)
 
热度(136)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