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202]

Chapter 2

 

Chapter 1戳我

02

 

Sherlock提出喝茶时,他的意思其实是由他来告诉John东西都在哪儿,然后他坐下,看着John泡茶。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Sherlock一开口就闻到John思想散发的焦木气味。有趣,毕竟焦木味道其实还挺好闻的。它确实意味着某些东西(木头)在被焚毁,可那通常也象征着温暖、明亮的家……这味道还是不错的,除非你是棵树。

可来自John的这味道却不太好。Sherlock感觉在场的某个人正是一棵树,然而他无法断定是他们中的哪一个。John还在泡茶,表情尖锐而冷硬。没错,确实有东西在燃烧。

“首先,我不准备杀你。”Sherlock说。

当然,直到最后一刻来临……John的大脑答复道。Sherlock真想说“时间还很长呢,现在先别担心”,但那样John就会知道他是个能读心的吸血鬼,而没什么比这更能让人得妄想症了。

Sherlock只好说:“我是真的想一直、一直留着你,John。”他本意是想安抚对方,但John的手随即僵住,视线落在正前方的空气中。

你会留着我,直到你揭开一切秘密而我在你手中只剩躯壳。在爱情中毫无招架之力。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一点不剩。然后你会摧毁我。

我的天,Sherlock心想。那是啥意思?他叹口气,打算稍后再探寻。

“你正从事在你能力之下的工作,从你对自己已发表医学作品的实际拥有量的缺乏上就可以明确得知。你保持前沿资讯却并不发表,可见你任职的医院并不声名显赫。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正从正西方向走来,而那正是退伍老兵诊所的方位。耳朵还没被冻红说明你出来的时间不长,可见你正是在那里就职。那地方很无趣,薪水无关紧要,而我是有信托基金的人所以你不必再工作了。我更希望你能随时待命,所以我拿你的手机给那谁发了辞职申请……是叫Sarah吧?”

嗡嗡声又出现了。焦木味愈发浓烈。Sherlock在脑子里过了遍自己刚刚的那番话,好奇这回又是什么把John给点着了。谁会拒绝一个有信托基金的吸血鬼,啊?又不是无产阶级。

John转身瞪着Sherlock。

“茶好了没?”Sherlock问道,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John转回去倒茶,在两张座椅前分别放了一杯,然后坐进Sherlock对面的空椅子。他以肘支桌,把脸埋进手心。

Sherlock抿了口茶——吸血鬼可以喝液体,固态的食物才难以消化——并聆听着能让他知道John当前崩溃的情绪有所缓解的迹象。然而除了以下的话外再没别的了:

完了。结束了。就这样吧。

好吧。Sherlock决定继续话题:“我每隔一天才会需要一次血液,所以一周两包就差不多了。我会把它们存在冰箱里,你可以暂时放个假。”

John从指间看着Sherlock,而Sherlock又露出他那狼一样的微笑。

“我会从痕迹不会露出的地方取血,如果这合你心意。”

哦,天哪,好的,John想道,接着是一句哦,天哪,不。耶稣。最后照常是句,

操。我真是疯了

“你可以帮我调查。”Sherlock不确定地说了句。John沉默地瞅着他。没有疑问。那就结束吧。

“做我的血奴只有两条规则。其一,做我让你做的事。其二,别做我不让你做的事。就这样。不难吧?”Sherlock做了个轻快的结尾。

沉默。Sherlock的手机振动起来,他起身把它放到客厅桌上。接起电话时,他随意地对John说道:“而且我们最后会做爱,所以请尽快适应它并不要再想着跳桥自尽。你好探长。不,我刚刚没跟你说话,怎么了?”

John把脸摁到桌子上。焦木味消失殆尽,好像有阵寒风刮过了林子。

“但我昨晚跟Anderson说过了。哦,他是个蠢货,你不会真想让我过去再来一遍吧?”

停顿。Sherlock凝视着John,他正把脸从桌上抬起来,喝了一小口茶,眼睛毫无焦距。

“好吧。我们半小时内到。我会带上John,他是我的新血奴。对,才弄到手。不能让他一个人待着,他一直在试图自杀。我不知道。或许你可以跟他谈谈。我觉得他担心我把他当成性爱玩具了。好吧没错,但也许你可以向他解释这个没有生命危险……喂?”

Sherlock看着自己的手机,接着把它扔到一边。“你饿吗?快到晚饭时间了,我们可以在沿途停下。”

***

Lestrade探长是个英俊的家伙,有着过早变成银灰色的头发与一张孩子气的脸。此刻他在巴茨医院太平间外干净的白色走廊上转身,看到他唯一可以忍受的两个吸血鬼之一正从电梯中出来,大步走向他的方向,黑色的大衣在身后翻飞。大衣正后边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个子男人,一头干净的金色短发,手插在棕色皮夹克的口袋里。两人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类人。

Sherlock似乎是被无形的翅膀扇进了走廊。John在后边跟着,好像是被无形的链条拉着。

Lestrade张开嘴,准备讲几句概要性的话,但Sherlock显然已经开足马力了。

“纸条碎片上的文字有明显的语法错误,那不是文化水平低下的结果,而是受了母语的影响。定冠词数量的稀少说明此人的母语为俄语,因此底下那行的开头字母,即被蠢货Anderson错认为N的,其实是俄语字母I,很可能代表Ivan。他手腕处的绳结被海水浸过,可见他是个水手。被切下的两块上的绳结打法不一致,如果是同一个绑架犯或是凶手干的话,绳结应当是一样的。不一样说明这个俄罗斯人是自己把自己绑起来的,用两只手打了第一个结,用牙齿和一只手打了第二个结。一个人为什么会用海水浸过的绳子把自己绑起来?答案显而易见:他要把自己绑到船上的什么东西上,为了安全而不是禁锢。只有船上再没人能帮他时他才会这么做。他的船员全死了,他是最后的幸存者,他试图留下纸条来解释,但纸条却被某人取走,只剩我们看到的被他攥在手中的一小片。因此你要找的是一艘载着可疑货物并已被遗弃的俄罗斯船只。我会建议你去码头。这位是John,别让他自杀,我跟Molly说几句就回来。”

Sherlock又向电梯大步走去,但在走廊上突然停下脚步。就在他身后,一股香气弥漫开来,一种天然、清新、美丽的气息,就像……就像一朵巨大的百合盛开。或是木兰花。Sherlock转过身来,发现John正全心全意地凝视着他,嘴巴张着,而一股轻柔而奇妙的气息轻轻拂过他的卷发。

“这真是太了不起了。”John轻声说,他的大脑回响着,太了不起了。我的天。而Sherlock突然有种感觉,John头脑里那张自己的黑白照片已经上了明快的色调,开始变得……容光焕发,或是别的什么。John还盯着他,就好像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似的,而不仅仅是一个有着冰冷俊俏脸庞的威胁性黑影。

Sherlock犹豫了一下。“嗯。我马上回来。别碰玻璃。”他转身飞快地走过走廊,因为他想赶紧跟Molly说完话,取回之前落在这儿的马鞭,然后再把John带回家。正如Hudson太太所说,面团要趁软时揉。

John依旧目瞪口呆。他转身向Lestrade走去,后者露出一个有点无力的微笑。“没错,他总是那样。”

他们在沉默中站了一会儿。“嗯,”Lestrade大胆地开口,“今晚咱们可干到挺晚啊,对吧?”

John沉默地看着他。“你是他的新……呃……新助手?”

John相当感激对方的措辞。“对。”他还是不知道该将视线落在哪儿。

“呃,听我说,Sherlock他——他帮了我们很多忙。他有时是个混蛋,但我觉得他算是吸血鬼中最好的了。他跟其他家伙一点儿也不一样。”Lestrade满怀希望地说。

在John回答之前,Sherlock在他身后再次出现。“再三考虑。”他沉思着,近距离注视着John。John被他盯得不安地打了个寒战。“过来。”Sherlock下令,快速上前抓住John的手,那使小个子男人彻底慌乱起来。吸血鬼不经思索地再次飞快走过走廊,身后拽着John。几分钟后他们站在电梯里,向地下实验室下降着,那是Molly工作的地方,Sherlock把马鞭落在了那里。她不是很敢碰那东西,但她当然也忘不了它在那儿。

TBC

下文戳我 

废话

被小夏的推理帅一脸www

周五校庆,在这儿跟母校表个白,窝爱你2333

看文愉快,咱们下周日见LOL

01 Nov 2015
 
评论(38)
 
热度(188)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