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HW】Vamplock/夜访夏洛克 [C201]

Chapter 2

 

Chapter 1戳我

 

Summary
John现在处于Sherlock的控制下。确实没办法从一个智商超高还擅长读心的吸血鬼身边逃开,对不对?

01

Sherlock翻身压到他的人身上。此时他正躺在自己怀里,比起之前是情愿了一点儿(至少没被绑着)。他衬衫大敞,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就好像上面刻着字似的。吸血鬼的嘴唇凑近John的耳畔,低声呢喃“Jo-ohn……”他身下的男人抖了抖,抬手不确定地抚上Sherlock的背。

“对,你可以那样做。你可以碰我。”Sherlock的呼吸打在他唇下通红的耳尖上。接着他用胯部轻轻磨蹭着身下温暖的身体,并在John闭了会儿眼睛却又睁开、不安地眨动时,露出一个恶作剧般的微笑。John的样子就像是他在经历某种恐怖的医学程序,因此要紧盯着医生拿起的每一件器械。

“我是你的。”Sherlock对怀中温暖的、呼吸着的人类低声说道。“你也是我的。我们会在一起。”他舔向John的耳尖,听到对方嗓子眼里传出短促的抽气声。

John的头脑仍是不可思议的寂静。

事情常常就是如此。当我们终于得到一直想要的东西时,却发觉一旦得到便没法忍受它了,对不对?如果曾有人问Sherlock为什么他不找个血奴,他肯定会说:“他们一刻不停地思考,永远不会闭嘴。”

现在他身下有个安静的血奴,而这……开始让他困扰了。让我们直面现实。John从那一刻起就是个血奴了——不,不是Sherlock咬他的那一刻。真不是。事实上,是在厨房里的那一刻——当时他想要用言语激怒吸血鬼以让对方把自己的脖子扭断,这才说出了那一串侮辱性质的话,然而在那双银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受伤的情绪时,他住了嘴。

John怎么能忍心用自己孩子气的嘴唇、脆弱的手腕以及悲哀的眼神伤害如此优雅的生物?(谁会不经意的就伤到你,老天,可怜的压路机)

但就是这样。John是个士兵,时刻进行着评估并准备杀掉任何走过他身边的人(不是说他想这样,只是做好准备,以防万一,你懂的)。他还曾杀过人,必要时可以迅速撂倒身边的人……John的心像蘑菇一样好切。而Sherlock是锋利的刀片。

如果有人会因一个受伤的眼神和修长苍白的脖颈就成为血奴的话,那个人只可能是John。

尽管他很好地掩藏了这一点。

那么Sherlock伏在他身上,盯着那张无动于衷的坚定脸庞,得到了以下结论 :

1) John相当害怕成为血奴,为此他甚至会跳桥自尽——当然,这是在Sherlock未费心思的情况下。

2) 他也相当有礼貌,如果你说句“请”,他能把肾捐给你。

3) 若某人的想法不以文字形式呈现,Sherlock是读不出他的思想的,因为他生活在一个由数字和单词构建的世界里。

4) 但与大部分人不同的是,John就不是经常以文字形式思考。他构思气息,图像,颜色,以及味道。他头脑的内部是一个只有他自己才能领航的幻境。Sherlock发现就算那些想法可能枯燥无聊,至少它们还处于谜团之中。谢天谢地,一片寂静。

而现在,事实证明寂静也不是那么好,而Sherlock即刻下定决心(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来解开John最初引发他兴趣的这个谜。

与此同时,或许那个会不错——Sherlock的腿滑进John的双腿间,缓缓打开他的身体,把嘴唇埋向John颈侧他未曾侵略过的地方。

天,他要侵犯我了。会很疼。John的脑中猛然蹦出一行字来。

Sherlock用犬齿在温暖的脖颈上开出个小口子,吮吸了一会儿后又将它舔合时,他感到John的颤抖。

他忘了人类男子有多担心这种事。Sherlock敏捷地把衬衫推上John的肩膀直至脱掉,一路吻向锁骨上方。他在那儿相当温柔地又咬了口,并吮去了几滴血。John在每个新的刺激下都轻抖着,手抓着Sherlock的肩膀,似乎不知是该寻求安全感还是试着阻止上方吸血鬼的动作。就好像他能阻止一个吸血鬼似的。就和跳到火车正前方一样——

 

预警:以下涉及NC-17内容,请自带避雷针以及注意年龄限制,满17周岁的菇凉请戳我

好吧,或许这样也不错。也许他昨晚没睡好。Sherlock体贴地为他拉上拉链,高兴地闻到空气里John烛火一样的好闻味道。他在床上放松了一会儿。

或许他该在John没意识时收拾下对方的行李。只是为了了解。他起身离开,想起John脑子里对于屋顶的看法,便又重新扣上了John的脚踝与手腕——没有恶意或威胁,真的,只是需要确保他不会突然听到玻璃!!并不得不飞奔上楼来阻止John用无用的玻璃碎片割开自己的喉咙。

也许得把镜子全从公寓里拿走——为了个人类而不是住在这儿的吸血鬼,可真讽刺,不是吗?
Sherlock下楼,打开John的背包,把东西全倒在地毯上。他快速挑拣着。私人的很少。咖啡杯。笔记本电脑。哦,枪!哇哦,枪不错,Sherlock想,用修长的手指把玩了一会儿那个武器。

他该多么高兴——若是身边有位持枪的血奴,他们可以一起在晚上走过伦敦雨后湿滑的街道,以苏格兰场的名义追踪某个在逃的猎物。

Sherlock犹豫了一下。但若是他的新宠物开枪自杀——因为这男人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妄想症,总觉得Sherlock想把他的脑子吸出来,那还不如先自我了断——那他会很不高兴。嗯。Sherlock把枪滑到沙发底下,继续翻拣John的行李。

没花多长时间。John轻装出行。

接着他打开笔记本电脑,单单从键盘上的痕迹就推理出了密码(这就是你应当常换密码的原因)。他开始浏览John的上网记录。嗯,他很可能是个直男,但他的某些举动可能会被人加以利用。很大一部分。那么还不错。

Sherlock坐在脚跟上,环视着杂乱的公寓。这地方看起来可不只是令人同情。他起身做了番努力,把纸归成一叠,把东西堆在一起以空出点地方,这时他突然意识到John该从小睡中苏醒了。天色已黑。口活过后,即使是压力已经释放……45分钟应该是正常水平。

他抬起头,聆听楼上传来的思维。什么也没有。不做梦吗?Sherlock更用心地听着。他闭上眼睛,试图闻到点什么……看到些什么……因为显然John不像大多数人那样思考。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天哪,他不是死了吧?Sherlock抓起背包,缓慢而谨慎地走上楼去,从门缝里瞥见John——他清醒得很,正盯着天花板。沉默着。Sherlock推开门,他们视线交汇。

“要打开背包吗?”Sherlock礼貌地问道。

“我被绑着。”John回答。

“哦,对。”Sherlock上前解开捆绑,坐在床边,看着John松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不自然地起身。他一瘸一拐地走过Sherlock。

“厕所。”他解释道。

“不许碰玻璃。”Sherlock警告他,而John郁郁寡欢地表示他知道了。

Sherlock等着。这就不错了。什么都不比一次好的口活更能融化他们之间的坚冰(而他尽可能做到了)。John回来后便开始以出人意料的温驯从背包里取出衣服。

收拾完时,他说:“我的枪呢?”

“啊。”Sherlock说。“那个先等会儿吧,行吗?”

John瞪着他。

“喝茶吗?”Sherlock问道。他起身带头走向楼下。John跟上了。

 

TBC

02戳我 

 

废话

周更3500,我多么良心XD

昨晚推上被Sherlock霸屏~元旦约起来!!之前剧组搞了个推上问答,有粉丝催剧,官推说魔法特和麦哥还在写,明年春天才能开拍ORZ 行吧,至少不用在高考前分心了TAT


 

 

25 Oct 2015
 
评论(41)
 
热度(188)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