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福华】Want/渴望 by sienna

 

Want/渴望

 

作者:sienna

译者:Charlene宋氓

分级:T

Warning:Sherlock POV。全程痴汉,高能预警。

原文走: https://m.fanfiction.net/s/11393176/1/Want

授权走: http://char-lovers.lofter.com/post/3b99b8_7ce2edd

 

 

在John之前,你从未真正渴望过一个人。吸引力这个概念放在普通人身上显得乏味而无趣。它从来都不曾适用过你的生活。

但现在它却日夜折磨着你。他在你醒来时第一个闯入你脑海,却在你入睡前最后一个离开。

当John开口,你听到的不只是语句。你听到音调的起伏,听到他笑声中令人愉悦的轻颤,听到之间温和的停顿。当John大笑,他的唇齿间像有星光流转,而你希望自己能在那里印上自己的嘴唇,探索其间温暖的声响。

生命中的第一次,你喜欢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因为你知道在John的口中,你的名字格外安稳。他说Sherlock——就好像这个单词是上帝的恩赐。

午夜暗处,John的声音是黑暗中一支甜蜜的歌曲,而在清晨,他在楼下做早茶的声音为你带来了第一缕晨曦——尽管你的窗帘还未拉开。

他是日月,是天地万物,你取之不尽。

但即使这种痛苦、饥渴、绝望的渴望在你的胃中翻搅撕扯,你依旧保持着冷静与镇定;你知道如何控制自己。你的衬衫挺括,领子高竖。他经过时你表现的泰然自若。他触摸你时,你假装自己的表情并无不同。他微笑时你咽下喉咙里的异样感觉。他说你“太棒了”的时候,你努力让自己的腿原地不动。

但在面无表情与冷静的凝视之下,你的欲望像熔岩一般沸腾。

John的眼睛像火焰蓝色的焰心般明亮耀眼。它们的热量与不灭的光芒像火光吸引飞蛾般诱惑着你。你想捧起他的脸,深深吸入他的气息。

那不只是吸引力,而是一种更原始的东西:未经处理,更为基本。每当他用特有的温暖、闪光的方式看着你,与你谈话,向你微笑时,那种东西就像鞭子一样把你撕开。渴望环绕着你,像香烟烟雾缭绕,也像伦敦的成缕雾气。而这种渴望——纯粹需求的——一点点侵蚀着你,直至你感觉呼吸困难,濒临窒息。

------------------------------------------------------------------------------

当John在厨房里伸手去够最顶端的架子时,他的针织套衫向上提起,露出了牛仔裤下的内裤边。

你想用牙齿把它扯下来。

“这是你要的果酱吗?”John浑然不觉地问道,像雪一样干净。

你的大脑自动给出了答案。“对。”

“好的,我一会儿得——Sherlock,你还好吗?”

你感觉皮肤发紧,脸颊升温,而你的双手正焦躁不安地抵着桌面。贪婪与饥渴像野兽一样撕开你的胸膛。渴望-渴望-渴望。尝起来像粘牙的糖果。

“我很好。”你撒了个谎。“你也要拿点饼干吗?”

------------------------------------------------------------------------------

冷水澡和冥想。网上说这些是解决措施。

------------------------------------------------------------------------------

你想给他写支曲子,但每次你把手放上小提琴,琴声就变得杂乱无章:混乱的深红与亮黄争先恐后地搅成一团糟,无序的旋律与曲调听起来狂野而失控。如果再没点别的,那么这支曲子就是对他对你所做一切的精确描绘。

John端着一杯茶出现在门口。“你在作曲吗?”

“没错。”至少是在尝试

“你介意我在这坐一会儿吗?”

“不。”当然不

John靠在椅背上开始倾听,眉毛微微皱起,眼睛里闪着感兴趣的光。他专注地看着你,而尽管你喜欢甚至渴望得到这种关注,你还是希望自己能拉出点更好听的东西。一支恋曲或是甜蜜的旋律应该会不错。

正相反,你拉出了一个复杂难懂的小节,一串含混尖锐的音符;过高而扭曲的中音;用绷紧的手腕拉出的不连续跳音,用不安的手指拉出的松散重音。琴弓像野兽一样偏转掉了所有音符;琴声快速跳跃,一半着弦,把曲子弄成了一团糟。

“我喜欢这个。”你停止演奏而影子孤单地落到客厅地面时,他说道。“不完美,但很真实。”

是我们,你想。是你

------------------------------------------------------------------------------

你不知道怎么才能不去看他。可观之处太多了。你可以给他的睫毛写部史诗,给他的下唇写本小说。当他发错外语的音调时,他嘴唇的动作很迷人,而当他大笑时,他脸上的表情可爱的让你想拿画框把它挂在壁炉上方。他的手有力而宽阔漂亮,足以放到博物馆去展览。他的眼睛是蓝色与棕色的镶嵌画,它们如此愉悦而感情丰富,你每一天每一刻都想把他拍下来。他的发色融合了金色、浅黄、银色、麻灰、暗金、浅棕,而你希望你永远都可以将手指穿过他头发。

你注视着,注视着,注视着,直到这一切最终变成一个问题,而你必须经常性地捏住手腕内侧,来提醒自己在他抬眼发觉前移开自己的视线。

------------------------------------------------------------------------------

欲望与爱意并不像诗歌与音乐中所暗示的那样是灼热的火红或燃烧的暗红。相反,它们是蓝色的。深邃无边海洋一般的蓝色,向前追溯时间起源,向后预见可知未来,向下陷入泥土化石,向上直入高远天际——广阔无垠、辽无边际的蓝色。John眼睛的蓝色。清凉海水的蓝色。

你的爱是明亮而充满希望的蔚蓝色,它向四周无限伸展开来。

------------------------------------------------------------------------------

蛰伏在你皮肤下面的渴望像皮疹一样发痒。像病。

你注视着John在做早茶时心不在焉地舔掉勺尖上的蜂蜜,你心中的野兽想要跃过桌面,从肩膀处一路撕开他的睡袍,将他抵到冰箱上,然后深深地吻下去,让那些蜂蜜在你的嘴中残存数小时。

John舔舔嘴角,放下了勺子。“Sherlock,你听到我刚刚说什么了吗?”

“嗯?”

“我问你有没有跟Lestrade讲上周的那个案子。有份文件,记得吗?”

John的睡袍展现了他脖颈与锁骨的美景。你想象着把蜂蜜洒遍他线条优美的脖颈然后把它们一点点舔干净。在他的喉咙一侧吮出吻痕。在他的锁骨上留下印记。你完全沉浸在白日梦中了。

“Sherlock,回魂了没!”

现实重归眼前。John抱着手臂站在柜台边。“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

你眨眨眼,从迷茫中缓过神来,抿了一小口茶。“当然,John。文件怎么了?”

------------------------------------------------------------------------------

大多数奇迹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那天晚上,在解决了一个精彩的案子后,你们两个跌跌撞撞地走进公寓,一边大笑着一边互相“嘘”着对方,因为当时是凌晨一点而Hudson太太在睡觉。之前你们跑下那条小巷时,John抓着你的手把你拉到了正确的位置,你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现在他还抓着你的手,把你拽上楼梯,一路窃笑着就好像你们是在宵禁后偷溜出去的学生。

你笑出了泪花。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滑稽而活泼。“我还是没法相信你居然让那个警卫滚开。”

John拍着他的肩膀,又露出了笑意。“你就是那个该死的要我这么做的人!你说那会‘有助于解决案子’!”

“天啊,你记得可真清楚。”你呻吟了一声,低声笑着John夸张的低音。“我的声音可不是那样的。”

“哦,就是那样的。”John坚持道,眼睛里闪着幽默的光。“‘低音加大衣’先生,那不就是你嘛。”

就在那时你意识到你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近。他站在高一级的台阶上面,而你无意中把他挤到了墙边。你们的脸只相隔2.5英寸。

“我不是。”你低声说。

John的眼睛看起来幽深微暗。“你就是。”

“好吧。我还有什么身份?”你问道,视线落到了他嘴上。你已不再清晰地思考了。你的判断力模糊不清,而你一手撑上墙,把他整个圈了进来。

John只是抬头看着你。他还在微笑着,但那现在看起来更为压抑。周围安静下来。他轻轻开口,“你真是不可思议。”

肾上腺素仍然像毒品一样在血管里升腾。你感觉头晕目眩。“不,你才是不可思议的那个。”你回答,配合着他轻柔的音调。“你聪明,善良。而你的眼睛——John,你的眼睛真是……”

“真是什么?”仅仅是低语了。

你吞咽了一下。“很吸引我。让我想做一些事情。”

他的手犹豫不决地寻到了你的臀部。你上前一步,消除了你们之间的距离。他歪着头,几乎是在挑战了。

“比如说?”他呼吸着。

“比如说,”你说。然后你倾身亲吻他,直到你看见流转的星光。

John的指尖在你的臀部和大腿上留下了甜蜜的印记,那些小而深的痕迹像星星一样散布在你的苍白皮肤上。

“我需要你。”数小时后你们缠在他的床单上拥抱时,你对他说。“我不知道怎么才能不想要你。”

“哦,Sherlock,”John满心喜爱地叹了口气。他把手插入了你脖颈后面的卷发里。他的触摸像是流金:舒适而缱绻。“我也需要你。过去如此,将来亦然。”

他抚摸你的头发,在卧室昏暗的光线下注视着你的表情。

“我得跟你说点事儿。”你低语。

他亲吻你的太阳穴。“说吧。”

“我爱你。”你说,这感觉真是不可思议,因为它曾在你心中酝酿了那么多年。

John把你拉的更近,伸手捧起你的脸,你们交换了一个放纵而热情的亲吻。“我也爱你啊,”他在你唇间说道,“这辈子都收不回来了。”

当John稍稍拉开距离以细细端详你时,他的眼睛是一片深邃无际的蓝色。爱一样的蓝色。永恒一样的蓝色。

生命中的第一次,你整个人平静下来。

John把你拉过去,胳膊紧紧地环着你的腰。他在你发间呢喃,“晚安,Sherlock。”

你挤得更近,满足地叹息。“晚安,John。”

而当你终于坠入梦乡时,你的梦里遍布明亮、耀眼的蓝色。

 

废话

 

我不想吐槽了…翻文的过程真是满怀羞耻【捂脸】被两只齁出了一脸血!

不敢再看神夏了,感觉每个镜头里侦探的表情都好微妙…

记得有一次医生穿了浴袍湿哒哒出来了,小夏一脸淡定还在看显微镜…你就装吧

19 Aug 2015
 
评论(18)
 
热度(299)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