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福华】Secrets in Between/秘密之间 by JustlikeWater

原文:https://m.fanfiction.net/s/11365112/1/Secrets-In-Between

授权:http://char-lovers.lofter.com/post/3b99b8_7ce2edd

 

Secrets in Between/秘密之间 

作者:JustlikeWater

译者:Charlene宋氓

警告:BBC福华。重要角色死亡。

 

1.

John五岁的时候,他坚信自己的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父亲是位值得骄傲的英俊士兵,有着清澈的蓝眼睛,笔直宽阔的肩膀,和能抓住房间中所有人注意力的沉稳嗓音。他身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自信,力量,还有坚强的意志。别人嘴中关于Martin James Watson的一切从未动摇John脑海中的伟岸形象;流鼻涕的小屁孩跟他说他父亲不在身边是因为父亲不爱他时,他没有怀疑,超市中的漂亮女人碎嘴地谈论他父母的婚姻时,他也没动摇。这一切在小John的脑袋里都无足轻重,因为Martin是个超级英雄,他做的事永远不会错。

2.

John第一次真正哭泣是在六岁的时候。圣诞节的两周前,他妈妈哭得睫毛膏都花掉,蹲下来注视着他的脸,告诉他,“妈妈和爸爸以后都不会在一起了,Johnny。爸爸走了。”

她没解释为什么。

后来,John坐在前门口,Harry坐在他的腿上,看着他们的父亲把行李扔到出租车的后备箱里。尽管母亲哭的一团糟,父亲看上去仍是一幅干净利落、不为所动的模样。他留给John的最后一句话是,“哭泣是软弱的,孩子。你得坚强起来。”他消失在路的尽头,永远走出了John的生命。

尽管他恨着这个男人,John却从未忘记他的话。在他青春期的余下时光和他成年后的大部分日子里,John再没流过泪。这么多年来,他以父亲那张冷漠而令人难以忘怀的脸为动力,始终保持着坚强。那是软弱的,孩子,他说。软弱的。

John没打破过自己的誓言,直到将近三十年后,他最好的朋友在电话里给他留下了自杀遗言,然后从大楼上纵身跃下。那天晚上,John哭到干呕出声。

3.

他们第一次在那间实验室里见面时,John就觉得Sherlock很迷人。他看着他站在显微镜前,卷曲的黑发被护目镜推到额头后边去,如此玄妙而神秘,就像一个他迫不及待要拆开的礼物。他强烈地被他所吸引,毫无疑问地,以至于在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就已紧随Sherlock的身后,直到他感觉尽失,心脏怦怦直跳,每一下都伴着Sherlock的名字。

无论Sherlock走到哪里,他身后都跟着John。他们之间是前与后的关系:像太阳和月亮一样在天空中彼此追逐。Sherlock是能弥补John空白的冰冷海洋,John则是磨平Sherlock尖锐棱角的粗糙海沙。他们让彼此的存在更有意义。

同一个圆的两部分。他们让彼此的人生变得完整。

4.

Sherlock死后,John整整一个月没有开口。而当他终于开口时,他是站在Sherlock冰冷的,空荡荡的房间门口,声音沙哑地说“I love you”。街灯在墙上投下一片闪烁不定的影子,仿佛在作答。

John每晚都在Sherlock的床上入睡,直到床单上的味道完全褪去。

5.

John搬出去后,他再没探望过Hudson太太。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回去,那么他努力为自己营造出的摇摇欲坠的平静会完全崩溃。

他太害怕重新面对自己过去的生活。太脆弱了。

6.

他不止一次地凝视着自己那把装满子弹的Sig Sauer手枪。

7.

John没意识到曾经的这一切有多么的糟糕,直到他在一个温暖的午后遇见Mary。他们在公园湖边分享了同一张长椅。她什么都没做,只是冲他微笑了一下。那只是一个嘴唇挑起的动作,满怀善意,而John立刻就感觉到胸腔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悄然改变着。在他头顶终日盘旋的阴云终于为阳光让开了路,而长久以来的第一次,他胸口的疼痛减轻了。

“我叫Mary,”她说。

他握住她伸过来的手,微笑着,感觉自己正在解冻:“我叫John。”

8.

某个周三下午,当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深切感觉时,他们正坐在她家厨房里,一边喝茶一边谈论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把陶瓷壶递给她时,不小心在她袖子上洒上了几滴牛奶,但正当他开始道歉时,她轻笑着打断了他,并轻拍他的手。

“没什么,John,别担心。”她用一个微笑向他保证道。“你有时傻乎乎的!”

而奇怪的是,就在那时他意识到自己爱她。不是他爱Sherlock的那种热情似火、满怀激情的方式,而是更为懒散的、舒适的那种----就像在那些狂热的年纪已经燃烧殆尽的老去的心,现在只需要一个稳定的伴侣,直至生命终结。没有肾上腺素的燃烧,没有期待中的颤抖,他看着她的时候,只有朴实而简单的满足感。

他告诉自己这就足够了。

9.

John求婚时,他不断地瞥向酒店大门,荒谬地期待着那个穿着大衣的颀长男人闯进来,打断这个他为自己创造的奇异的、莫名其妙的正常世界。他期待着那个男人能傲慢甚至无礼地要求John立刻回到现实世界。他会说,这不是你该过的生活,John。这不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求婚仪式顺利地进行着,Mary哭着答应了,而John试着微笑,尽管他胸膛里有种奇怪的空洞感觉。

10.

婚礼后的每天,John都告诉自己他很快乐。大多数时候,他相信了。

11.

有天晚上,当Mary和那些女孩子们一同出去而空荡荡的公寓里只剩他一人时,他翻出了装满Sherlock旧物的箱子。

John搬出公寓后,Sherlock的大部分私人物品都留在了贮藏室里,但一些更私人的物品,像他的骷髅头骨和他的数据备忘录,John决定保留着。

他仔细地一样一样地拿出了每件东西。不用几分钟,他已被过去生活的幽灵所包围。

Sherlock的证据墙上的贴纸。关于“凝固唾液”实验的沾有茶渍的便条。提醒John他们需要牛奶的便利贴。一个棕色皮革上面刻着他名字缩写“SH”的磨损钱包。他的围巾。他的大衣。

John把脸深深埋进那些硬黑色布料,试着重新回忆那些熟悉的味道----化学品,烟味,还有昂贵的皂香。几乎就起作用了。

那里有他最喜欢的梳子,竹制的那把,他在那上面花了可笑的一大笔钱。他作曲时留下的一叠叠半皱的乐谱。笔记本上他刻薄、细长而潦草的笔迹----“不准确。”“完全错误。”“过时。和我无关。”他的护目镜。他的显微镜。他的领带别针。

他用胶带绑在沙发下的那盒没开封的香烟,再也不会有人抽了。

John如此思念他,这情感几乎要把他伤到了。这种渴望是坚实而沉重的疼痛,它越来越痛,越来越痛,最后像浪花一样把他淹没,整个把他吞噬。

……

Mary早早回家,发现他正坐在厨房餐桌前,表情空白地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

“亲爱的,你还好吗?”她皱起眉,担心地问,把大衣挂了起来。

“我很好。”他说,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只是给一个病人的处方做些整理。”

12.

某些他深深埋在熔化内心的东西,他毫无疑问地知道,不管他藏的多深,它仍会在他皮肤下随血液流淌,在他梦中游荡,在他脑中轻声吟唱。他并不为此感到羞耻,相反,他呵护着它。它是一个珍贵的秘密,某些他希望深藏在胸膛中看不见的地方,远离猜疑、审视和评头论足的东西。某些他深知自己终会将它带入坟墓的东西,因为这个念头,这个想法,这个事实,这个秘密,深深地烙入他的骨肉,无论何时,永不分离。他把它珍藏在心脏一侧。

一个简单的秘密。

John还爱着他,从未停止。

 

废话:

这就是把我虐哭的那篇,是的。原谅译者水平有限,表达不出妹子字里行间那种冷静而撕心裂肺的痛楚感。我只有凭卷福最后还是回来了聊以自慰,但是还是好虐啊怎么破T T

除此之外,有一个小疑问。妹子经常提到"goggles"这个词,我译为“护目镜”,但按原文意思来看是他们初次见面时卷福戴着的,但我并不记得第一集里他有戴过什么护目镜之类的东西……这里暂且这么翻译,有见解的同学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毕竟这是个不准确的翻译。

 

02 Aug 2015
 
评论(11)
 
热度(92)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