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赞推旧文,谢谢大家
 
 

【鹿勋】第三者(都市/部长鹿×助理勋)[34~35]

34.


鹿晗睁开眼睛。

他动了动,感受到肩膀上的重量。吴世勋又睡着了,把头埋在他颈窝里,呼吸安静而绵长。不知什么时候天气昏沉起来,云层压得很厚,透不进一丝阳光,连带着屋子里也暗得很。他轻轻侧过身子,让吴世勋枕在枕头上,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墙上的钟指向了八点整。

-

吴世勋做了个梦。


他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转过街角,空气里都是甜滋滋的味道。风铃叮咚作响,在擦的锃亮的门玻璃前他停下脚步,推开门的一刹那眼前的画面一转,他穿着白色的员工服站在柜台后,左手边是位同样穿着员工服的小哥。

仿佛是隔着数年的记忆看过去,那人的面容模糊在一片明晃晃地、闪烁着的阳光中。旁边的小哥伸手过来,他自然而然地从架子上拿下一杯奶茶递过去。无须任何言语,却显得默契自如。

一种奇妙的契合感。

这样的传递过程持续了很久。天气很热,他昏昏欲睡,终于在客人稀少的午后趴在柜台上沉沉睡去。半梦半醒间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听到那个小哥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很奇怪的举动,他想。

然后他听见自己迷迷糊糊地说:“Sehun.”


35.


吴世勋猛地睁开眼睛。

厨房里隐约传来做饭声,几秒钟前似乎有人叫了他的名字,又因为没听到答复而出了厨房换了拖鞋踢踢踏踏地过来了。不出所料,鹿晗看到这懒猫正窝在床上瞅着他,精神得很,一点也不像刚睡醒的样子。

“醒了怎么不吱声,嗯?”鹿晗一把掀开他的被子,接着“哗啦”一声拉开窗帘,向外看了看暗沉的天色:“起来起来,这都几点了。”

吴世勋不情不愿地坐起来,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套上衣服,一边不忘噼里啪啦地犟:“你不叫我起来还怪我,有没有天理了?”

“没有。”鹿晗干脆地把他摁回床上,“坐着,量体温。”

-

算是睡了个回笼觉的吴世勋觉得很幸福。

是的!!这赤裸裸的幸福感!!我正吃着我鹿哥做的早饭呢。他捧起碗喝了一大口粥,不忘满足地咂咂嘴。

坐在他对面的鹿晗挑了挑眉:“怎么样?”

“好吃。”吴世勋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大概是我太饿了。”

“饿了不是吃什么都好吃吗,别吃这个,吃面包去。”鹿晗作势要抢他的碗,他连忙向后一躲:“哥我错了……这个好吃这个好吃!!”

吃饱喝足的吴世勋自觉地去刷碗了,鹿晗则一脸霸道总裁样地坐在旁边跟他唠……嗑……

“我好想喝奶茶啊。”吴世勋突然忧伤地飘出一句,“好久没喝了。”他瘪了瘪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扭头看向鹿晗,“诶,说到奶茶,我刚刚好像做了个梦……”

鹿晗抬头看他,他却歪歪头:“呃……让我给忘了。”

“……你还真能耐。”

“等会儿……哦!我想起来了,我好像是在一个奶茶店里,旁边都是奶茶……唉,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说完还夸张地叹了口气。

鹿晗瞅他一眼,认命地站起来,“想喝奶茶就直说,瞧你那没出息样。我去给你买。”

吴世勋:“……”

被你发现了ww

-

重金属摇滚乐响起来的时候吴世勋吓了一跳,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是自己新换的手机铃声:“……鹿晗?”

“你奶茶要什么味的?”

不知道是哪家店我怎么选啊。吴世勋犹豫一下,决定不那么麻烦了:“珍珠奶茶就行,给我拿杯热的呗。”

电话那头传来鹿晗向服务员转述的声音,隔了一小会儿他又问:“还要点什么吗?这家店在搞活动。”

吃货吴世勋心领神会:“那再来份巧克力慕斯。”

又隔了一会儿,“……巧克力慕斯不要行吗?我钱包落在外套里了,兜里还有十块钱……”

……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以后还是我去买东西吧,因为你太不靠谱了,吴世勋一边翻他的外套兜一边想。鹿晗这笨蛋是算准了他家里没有现金吗!搞得他现在还得翻对方的钱包,真是好丢人……

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一个皮夹,吴世勋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又带上自己的银行卡,多亏鹿晗忘带钱包,要不他还忘了家里没现金了呢。他把银行卡往牛仔裤兜里试着塞了下,有点紧,便打开鹿晗的钱包,想把自己的卡先放到那里面去。

钱包里面是很整齐的一排钞票还有同样整齐的卡。他把自己的卡插进去,视线却在插卡位置塞的一张纸条上短暂停留了一下。

似乎是触动了脑海里的某一个记忆点,他微皱着眉去看那张纸条。

「SEHUN,From Toronto,CANADA to Shanghai,CHINA」

手写的字迹,有点潦草。他的视线掠过开头几个字母,几秒后又折回来,牢牢停驻在上面。

仿佛有什么即将破茧而出。

他迟疑着抽出那张纸条,却意外看到被压在纸条下面的、出乎他意料的、本该放在钱包最显眼位置只是临时被遮挡住的……

滑落在地的照片。

他弯腰轻轻拾起,有些年头的照片上,青春永驻于此。

背景是一大片火红的枫林。少年拿着相机似乎想拍什么,却被摄影者叫住,回过头来的刹那被抓拍下有点茫然的神色,眼睛刚定了焦距,却是种世故外的天真。

细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薄唇微抿,白皙的皮肤几乎被镀上一层光,灿烂的耀眼。

吴世勋几乎站立不稳。

他用颤抖的手举起照片,转身看向落地镜里脸色苍白的自己。

照片右下角用黑笔凌厉划下SEHUN,五个字母,映在镜子里已颠倒以致难以分明。这字迹那么熟悉,他在那么多份文件上都看到过。

鹿晗的笔迹。

你能相信吗。他在心里轻声问着自己。

除却岁月刻痕,镜子里的你和照片上的他,一模一样。


TBC.


主要矛盾终于出来了我好高兴ww

【最近哲学在讲矛盾我快被逼出病来了0_0


01 May 2015
 
评论
 
热度(9)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