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勋】第三者(都市/部长鹿×助理勋)[30~31]

和歌词一样魔性的MV==


30.


吴世勋哼着歌进来时鹿晗还在默默发呆。这情况可不多见,他“诶”了一声,凑过去戳了戳鹿晗。后者反应敏捷地反抓住他的手,将他轻轻拉到身边来。

被握住手腕的人偷偷笑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扭头看向窗外。

鹿晗沉默着扣得更紧一点。

这种时刻,我更需要有人在我身边,给我一点纵使前途未卜,也能义无反顾走下去的勇气。

-

晚上鹿晗留在了办公室,吴世勋正常下班,自己回去了。临走时扒着门框喊了声:“早点回家啊~”结果一扭头看见身后神色诡异的前组长,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

女汉子一脸“我们都懂”的表情看着已被自动定义为「欲求不满」的吴世勋,后者则是一脸“被出柜”的惊恐。

鹿晗神色淡定地扫了眼门口:“怎么还不走?”

门口的二人即刻切换到正常模式,吴世勋心虚地趁这机会遛了,在秋风瑟瑟中一边打着喷嚏一边等公交车,一边怀念鹿晗的车一边告诫自己不要总想着傍大款= =

我还是等车吧==


31.


晚上七点半工作结束,鹿晗给吴世勋打了个电话,断断续续响了一阵却没人接。

去洗澡了?

看这时间也有可能。他放下手机,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离开了办公室。开车回到公寓时是八点多一点,手机安静地放在副驾驶上,没有响过。

半个小时都没回电话。

鹿晗把车停到楼下车位,皱眉考虑了一下。

从前Sehun也不是没有过在浴缸里睡着的情况……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人,总归会有些联系的吧。

他不确定地叹了口气,还是重新启动了车子。

-

吴世勋说过他有邻居老太太家里的备用钥匙,对方也有他的。

这算什么,互帮互助?

鹿晗在门前犹豫一秒,还是敲了上去。门里隐约传来新闻声,十几秒后,老太太的声音传出来:“你找谁呀?”

他提高音量:“我是吴世勋的朋友,想问您点事。”

接下来是五分钟的审讯。

在鹿晗把身份证、驾驶证、员工证明全给她看了一遍后,老太太才谨慎地把一把拴着红绳的小钥匙递给他。她在门链后面说:“你去开吧,我在这看着。”

鹿晗一边道谢一边接过来,同时默默地决定以后一定要跟世勋要一把备用钥匙。

-

“世勋?”

客厅的灯开着,但是没有人。鹿晗经过浴室时瞅了一眼,空的。再往前走,有点光从卧室透了出来。只有卧室点了盏小灯,暖黄的灯光下,吴世勋蜷在被窝里安稳地睡着。

鹿晗松了口气,又为自己感到好笑,真是就这么来了啊。

向前又走了几步,鹿晗才觉得有点不对劲,脸怎么这么红……

他快步过去探了探对方的额头,“……世勋?!”

-

吴世勋醒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一点劲儿也没有。他晕晕乎乎地看着眼前的人,“鹿晗?”

“你发烧了。躺着别动。”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哄着他喝了水,吃了药,量了体温……脑袋上冰冰的……

全身都冰冰的……

他颤抖着翻了个身,然后就被一个人温暖地圈住。

“冷就抱着我。”那个人说。

吴世勋听话地照做了。他把脸埋在那人的颈窝,安稳地睡了过去。

-

再次醒来应该已经是凌晨了。天还很黑,但隐隐透出点曙光的味道。

鹿晗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是摸吴世勋的额头,感到温度正常了,才放下心来。

此时已经退烧的某人简直是精神得不能再精神。吴世勋从背后被拥着,他小声问身后的人:“你怎么进来的?”

鹿晗也小声地回答他:“问隔壁的老奶奶要了钥匙。”

吴世勋偷偷地笑了:“……那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哪儿的?”

“我上次送过你啊。”

“哦……”吴世勋想了想,突然说:“不对!我上次也没跟你说过住址!当时还想问你怎么知道的,让我给忘了……”

他一个骨碌翻过身来,面对面地看着鹿晗,眼睛亮亮地:“说,你是不是从那时起就开始对我图谋不轨了?”

鹿晗看着他,在对方一眨不眨的凝视中沉静地笑了:“不是哦。”

吴世勋失望地耷下眼角,却在下一刻男人温柔的语调中惊讶地抬起眼帘:

“比那更早。”


在看到你的实习照片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回来的决定。


TBC.


05 Apr 2015
 
评论(2)
 
热度(6)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