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赞推旧文,谢谢大家
 
 

【鹿勋】第三者(都市/部长鹿×助理勋)[28~29]

OMG会考23号结束了。最近文科狗累成渣。追的韩剧Blood12集了也没个吻戏,我还真是心累TAT

明天哥哥们出新专了也听不到TAT

28.

出轨……

这是一个带有讽刺意味的词。

鹿晗在某一瞬间很想为自己辩解,但他随即意识到故事的主人公似乎并没意识到真相,这所谓的辩解也就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和没有必要。

伯贤说他不应该把吴世勋和Sehun混为一谈。没错,但没人能体会他在那些冰冷孤寂的夜晚于梦中惊醒的仓皇,那些回忆并没随着Sehun的离去而消散,它们时时折磨着他,在没人的地方,提醒他还有故人未归。

-

送吴世勋回家时已近深夜。他们一直溜达到游乐场关门,又在外面吃了点饭,以至于鹿晗想起来看表时,已经很晚了。

他把车靠边停下,望向吴世勋。对方的眼睛亮亮的,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鹿晗笑了,探身过去,果不其然对方抿了抿唇,却没有后退的意思。他在吴世勋鼻尖前几厘米突然停下,专注地盯着他,自己嘴边的笑意还未褪去,青年的脸就已经抑制不住地变红了。

谁攻谁受这件事,向来都是看谁更不要脸。

他在吴世勋咬着唇别过脸的前一秒吻上去,一时的心血来潮在对方眼中似乎变成早有蓄谋。唇齿间的味道太美妙,他一只手捧着他的脸,动作越温柔,咬得就越狠。吴世勋在辗转换气中大口喘息,惊惶地侧着脸,一手抵着鹿晗的肩,脸上的红晕还没退。他似乎在为自己被亲的七荤八素而感到不好意思,习惯性地咬着唇,又愤愤地瞪鹿晗,小白眼翻的倒别有情趣。

鹿晗含笑看他,觉得对方真是可爱得紧。“瞪我干什么?”

吴世勋没好气:“……哼。”

鹿晗又凑过去,果不其然看到对方摆出防御的架势,警觉道:“干嘛?”

“我很冤枉啊。”鹿晗无辜地偏头,“明明是看你一幅「索吻」的样子,我才亲你的啊。”

这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吴世勋涨红了脸:“谁谁谁……谁索吻了!”

最后鹿晗把人摁在座位上亲了个回本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他,满意地看到对方满脸通红的躺在座位上装死。他捏了捏吴世勋的脸,“世勋,上楼吧。”

吴世勋瘪着嘴睁眼。

“回家小心一点啊。”他犹豫半天,还是在车门关上之前小声嘟哝了一句。听上去倒是挺心不甘情不愿的,鹿晗笑笑,把车倒出来,后视镜里站在路灯下的身影慢慢变小。

笑容似乎随着后视镜里人影的消失而一起褪去了。拐上灯火通明的大道时,他从反光镜里看到自己紧蹙的眉头。

29.

接到伯贤电话是三天后的中午,他似乎算好了这个时间吴世勋去吃午饭,不会在办公室里。

“你要是没把他弄到你办公室里,我也不用这么费劲地查了一大堆数据去算你们公司员工的吃饭时间了。”

鹿晗揉揉眉心,“查到了?”

“你给我弄的那个权限弄不到什么有用东西,我让那谁帮的忙。你知道的,就是那个……”

鹿晗一脸黑线地打断明显有点心虚的对方:“我没时间听你跟你好基友的日常。说人话。”

伯贤小小地叹了口气。

“是空难。你有点心理准备啊。”

心脏的一角仿佛被人狠狠揪了一下,鹿晗深呼吸一口气,平静地望向窗外。

“Sehun当时坐的是一架私人航班。是从多伦多起飞的,大概是飞到亚洲这边……在美国西海岸附近失事了。我查了下,虽然只能查到名字,但有几个是商圈的大佬。死亡什么的信息都弄不到,藏的太严了。不过,”伯贤的音调上扬起来,“那谁跟我说,他去年还见过名单上的一个人。这么说的话,Sehun还是有生还的可能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不过,是不是吴世勋我就不知道了。”

鹿晗没说话。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掉了。

他把手机轻轻搁在桌子上,一瞬间脑海里闪过最后一次见到Sehun时的场景。

那时加拿大已经入秋了,他在楼下倚着路灯杆等Sehun。印象中Sehun戴着那条红黑格子的围巾,匆匆从楼上跑下来,一下子就扑到他怀里。

鹿晗闭上眼。19岁的年纪,青春的尾巴上,他把他弄丢了。

TBC.

29 Mar 2015
 
评论
 
热度(7)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