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昊】保持距离

文不对题又多一篇

算是后续



保持距离

 


01

范丞丞最近有了新烦恼:想跟粉丝进行友好互动却被无情拒绝,他猜自己是偶像中的头一位。

刚结束上张专辑的制作,范丞丞想给自己放个小假,顺便(其实是主要目的)跟黄明昊拉近感情。结果人家并不买账——Justin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粉丝要和偶像保持距离,这是饭圈规矩。我不能离你太近,否则滤镜会掉的。”

范丞丞很想问他自己和掉滤镜到底哪个重要,忍了忍没有问出嘴,强行转移话题:“听说你做了19号后援会的站哥?”

黄明昊的声音从电话那头软乎乎地传来:“是呀,原来的站姐最近忙着考研,我临时接管一下。”

那么说,黄明昊现在也是自己的大粉了。范丞丞涌上一股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他想了想,说:“那你还要跟我行程吗。”

“你最近没行程呀,工作室说你闭关,我们现在除了日常出图搞数据,基本没啥事。”

“那你为什么不过来?”趁热打铁。

“……我有工作,而且……”黄明昊的时候低下去。猜到对方大概又要扯“粉丝滤镜”,范丞丞轻声打断他:

“我很想你。”

这句话羽毛一样飘在小年夜的冷空气中,在空中打了好几个旋儿,才轻飘飘地落地,由虚变实。

他心满意足地等了会儿,电话那头清浅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然后手机里安静的呼吸声转为忙音。

范丞丞骇然,盯着手中的手机。

这是真实发生的吗,他被挂电话了?

 

 

 

02

半个城市外的黄明昊脸颊通红,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刚刚那句话撩到了。他回过神来再看手机时,才发现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误触了挂断键。手忙脚乱地想要拨回去,助理却已经开始喊他拍摄了。

这样冷的天气,模特既然已经就位,是一秒都没法耽搁的。黄明昊一边认命地放下手机,一边跑向摄影棚。

 

两个人好像也没有分开多久,但范丞丞却是意料外的黏人。说他是大型犬科动物都不为过,每天三通电话中有两通是求见面,活像陷入网恋的小少年。

黄明昊自然很想答应他,但是每次答应的话滑到舌尖,却都被生生咽回去。

不可以,他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样就可以了。

他很清楚自己每次见到范丞丞时那种头重脚轻大脑充血的感觉名为何物,也很清楚范丞丞对他的关心爱护只是来源于年少时的友情残留。范丞丞是个长情的人,长情意味着,友情大概不太可能再转型升级了。

黄明昊对准身着婚纱的模特摁下快门,觉得自己的爱情结构有点悲剧。

 

二月的北京只有过年前的几天才有那么点回暖的迹象。拍摄在傍晚匆匆结束,黄明昊在寒风中伸手拦出租车,搓着手钻进温暖的车内。

出租车司机熟练地在车流中转弯变向,间或闲聊:“快过年了,啥时候回家啊?”

黄明昊笑笑:“要是工作忙,可能得除夕夜后几天了。”

他冲着窗外热闹的都市出了会神,自己跟这个城市谈不上多亲密,它大概只是人生中无数转折点的一个承载体,比不上故乡亲近,也比不上作为练习生训练过的城市熟悉。

在等待红灯时他想起那个被自己不小心挂断的电话。犹豫了一下,黄明昊还是在微信上敲了敲对方:

之前手滑了。

想了想,又补了句:我工作结束了,有时间的话我们再聊。

 

这句话发出去的同时手机就响了起来,黄明昊手忙脚乱地点了接听,像教导主任眼皮下偷偷约会的小情侣似的,莫名心虚地看了眼出租车司机:“……喂?”

电话那头的范丞丞声音带着笑:“晚上一起吃饭吧。”

黄明昊:“啊……?”

“今天是小年夜啊,要吃饺子的。你不在家,我也不在家,凑合一起过吧。”

听着对方啰啰嗦嗦列出一大串理由,黄明昊有点头大,犹豫道:“可是我已经叫车回家了,所以很难再往你那边赶……”

“那正好,我去你家啊。”

 

 

03

范丞丞很激动。他在镜子面前换上第七套衣服,思考着这套衣服见未来的男朋友会不会太风骚了。等到终于站在黄明昊住的公寓下面,他又有点纠结是不是该穿最开始选的那套——直觉总是更重要。

最后他还是敲了黄明昊的门。

如果是从猫眼里看的话,小小镜头中的男人正无聊地用脚尖叩地,脸上还是熟悉的冷漠表情。怪不得粉丝叫他冰帝,黄明昊偷笑着打开门。

开门那一瞬间,范丞丞抬头,然后春冰消融,冰帝对着黄明昊笑的眼睛都眯起来。

 

小年夜,按传统习俗是要吃饺子的。两个年轻人已经彻底遗忘了这种习俗,直到黄明昊妈妈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儿子有没有吃饺子。

“没有。”黄明昊回答得倒很实诚。他偷瞄了一眼范丞丞,对方正靠着窗台,侧脸看着窗外。

电话那头女人温柔地絮叨,黄明昊不时配合的低笑。生长环境使然,他早熟而聪慧,心事也格外多。那些不被承认的梦想,独自打拼的辛酸,他从来都是一个人承受。也没多说自己的近况,只是询问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就这样聊到母亲说了再见。

他摁断电话,静静凝视玻璃上厨房灯光映出的虚影。

范丞丞的侧脸很好看。

一时沉默。直到范丞丞突然笑起来,然后转脸看黄明昊:“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

被抓包的人回过神来,脸一下子烧的厉害。他脸皮薄,摸摸鼻子就想往厨房溜。

范丞丞抓住他胳膊把人捞回来。灯光下那张清秀的脸泛着薄红,脸蛋的主人扭头不肯看他,被掰着下巴强行拉回来。范丞丞没用劲,蹙起眉看那双别扭着的、泛着茫茫雾气的眼睛——他抬手揉揉黄明昊的眼角,轻声说:“你不喜欢我吗。”

黄明昊摇头。

“那你是喜欢我?”

黄明昊不说话。

这孩子别的没有,就是死犟。范丞丞一向冷漠示人的脸在他面前垮了个彻底:“你总说要跟我保持距离,可是在我眼里,你才是偶像,我是你的粉丝。”

 

他凑近,鼻息打在黄明昊红通通的耳尖:“我觉得这个度得由我来控制。”

 

 

 

小年夜的北京安静地飘了一点雪花,也许只下在黄明昊住的公寓楼旁。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夜晚,某一个亮着暖黄色灯光的窗口,黄明昊的头号粉丝把他的偶像按在泛着湿意的玻璃上,温柔索吻。

 

被亲吻的人不知道的是,他看着玻璃中的范丞丞时,被偷看的人也在透过玻璃偷看他。电话打了多久,偷看的人就看了多久。

 



END

 

 

 

 

 

 

 


08 Feb 2018
 
评论(8)
 
热度(243)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