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赞推旧文,谢谢大家
 
 

【伉俪】 下雨的日子

小号归档
再翻看的时候觉得好多细节都没写明白…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把它写成长篇,虽然我不擅长写好看的玛丽苏

3piusong:

外面又在下雨,林在范又逃了学。


翻帮的胶鞋越过墙,他踩着雨声,沿着墙根一路小跑,全然不管溅到鞋背上的泥点和雨水。一直到彻底离开了政教主任巡查的视线,半大的少年才抬起头来,放慢了步子。


初秋的雨势不大,却的确凉,林在范却像没感觉似的慢慢溜达着。一刻钟后他顶着一头潮湿的乱发躬腰钻进巷子,走到头再往里拐,安静的空气陡然变得喧哗起来。


那是个酒吧,或者说夜店,人流涌动,有乳臭未干的毛小子也有成熟的站街女郎。这些素昧平生的人聚在一起享半晌贪欢,便又各奔东西不知对方踪迹。这条街的酒吧很多,林在范独爱这一家,非要找个原因的话……或许是这家老板的音乐对他的胃口。


他擦着肩膀挤进去,一路嘀咕着“借过”,也不管别人有没有听到。吧台后方有空座,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就着前桌人喝剩的半壶酒啜饮起来。


“你喝的是我的酒。” 


角落里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林在范惊地回头,屏住了呼吸。有那么一瞬间他忘了那声音是男是女,只有个年轻人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本杂志。一只修长的手摁住了将要滑下来的杂志;手的主人从杂志下探出脸来,冲林在范笑了笑:“嗨?”


后来林在范每每回味,都觉得那一刻对他来说弥足珍贵。


那不是张惊艳绝伦的脸,却带着股特别的气质,足以让他在酒吧的人群中脱颖而出。林在范单脚支在地上,问吧台又要了瓶酒。再转头时又惊了一下,刚刚的年轻人已经坐了过来。林在范沉默地把酒递给他,然后转头望向脏兮兮的玻璃窗,上面雨滴蜿蜒成线。


“你成年了吗?”年轻人好奇地问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和雨幕一样,动人得很。


林在范别开眼:“没有。”


本以为对方会说些未成年人就不要饮酒的话,没想到却是笑弯了眼:“那你就得叫我哥了哦。”


林在范被他的笑容晃了神,一时间忘了该说什么。他单手支着下巴,指尖无意识地敲击着木质吧台,叩击的声音淹没在雨声与嘈杂的人声中。


“啊……天气转凉了,雨也说下就下。”年轻人眉头蹙起,自言自语着。吧台后面演奏着的乐队中似乎有人喊了他一句,年轻人便匆忙要过去,临走前冲林在范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他看着那个有点单薄的身影迅速混进人群,突然有点喜欢下雨天。






“今天又来啦?”年轻人一屁股坐在林在范旁边。今天他穿着件宽松的套头卫衣,纤长的手指包在袖子里头,在凌冽的寒气中瑟缩着不肯出来。


“我叫朴珍荣。”他主动介绍自己,“你是隔壁学校的学生?”


没错,林在范在心里答道,而且是个经常逃学的学生。他耸耸肩:“没有,我不读书……在附近打零工。”


朴珍荣笑了笑,很难从表情上看出他相信了没有。他歪歪头,“今天我要唱歌,你可以坐前面一点来听。”


“你会唱歌?”林在范愣了。


朴珍荣又笑了。他眨了眨大眼睛,指了指台上:“要不要坐前面?”




酒吧里渐渐安静下来,强烈的鼓点声却突然响起,鼓手背后是朴珍荣,他脱掉套头卫衣,穿着件单薄的T恤衫,扶着麦安静地坐好。林在范以为他唱歌的声音也会是与说话一样的柔软,没想到对方开口却是清亮的少年音色,依旧满载温柔,却没那么软。


他凝视着朴珍荣,偶尔几次目光交接,对方似乎也是露出了小小的微笑。他的音色唱腔都不输于大部分当红歌星,林在范甚至觉得他的嗓音……有一点熟悉。


台下的人在表演结束时给予了热烈的掌声。朴珍荣不好意思地鞠了几躬,抬眼看向刚刚那孩子坐的位置,人却已经不见了。他匆忙跑下台,在人群中扫视了几圈,有点挫败地回到常窝着的沙发。


他掀开垫子,却有点意外地摸到一把伞和一件外套……刚刚那孩子身上穿着的,蓝色格子条纹的那件。


朴珍荣嘴角弯了弯,拎着衣服拍拍老板的肩:“刚刚那个孩子常来你们这?”


段宜恩勾着嘴角似笑非笑:“不常来,但是我记得他的脸。是个在校生,王嘉尔叫他JB。”


得到答案的人没费心去问王嘉尔是谁,只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JB……或许是名字缩写。






林在范不确定自己是怎么与朴珍荣熟络起来的,不过他们确实成了很好的朋友。他保持每周去三四次的频率,大部分时候可以遇上正在唱歌的朴珍荣。驻唱其实并不算太辛苦,尤其对于朴珍荣这种热爱音乐的人。


“我一直觉得你的声音很熟悉。”有天休息时他们一起窝在吧台后的小沙发上,朴珍荣捧着书读,而林在范撑着头注视着蜷缩着读书的朴珍荣。全神贯注阅读的人没工夫抬眼:“像谁?”


“Junior。”


朴珍荣猛的抬起头,结果下巴直接磕上了杂志硬角,吃痛的叫出声。林在范皱眉摁住他:“别动。”


他把眼睛湿漉漉的朴珍荣摁在沙发上,一只手扶着他的头,一只手的拇指摩挲着对方泛红的下巴。“就算是Junior也没必要吓成这样……你知道我又不会说出去。”


朴珍荣委屈地揉揉下巴,坐起身。


“我以为你们这种会来酒吧的家伙不会知道我这种过气电台歌手呢。”


“虽然不知道你的长相,但是声音却很熟悉。”林在范也坐直身子,“朴珍荣先生,我以前可是您的粉丝。”




如果说到最初的交集,其实也只是同班的女生很喜欢电台里很活跃的Rise Up组合,近乎痴迷的要把这三个偶像安利给所有人。林在范,不幸地,是她的后桌,也因而被集中了最强火力。


“是真的很帅!新出的歌简直好听炸了!在范要不要听啊?”


平素冷漠的少年没办法,只好接过耳机,却在第一句就被击中心脏。他愣愣地捧着耳机听了会儿,然后被女生急切的叫回了神:“怎么样?还不错吧?”


十五岁的林在范告诉她一般般,然后在回家路上街边的音像店买了他们的全部专辑。


只是在一年后的解约风波过后,他才发觉,不管别人眼中的Junior是什么样子,林在范都喜欢得要命。他从那时发觉,自己喜欢的或许不是Rise Up,而是只有Junior一人。


喜欢他唱歌时清亮柔软的声音,喜欢他笔下漂亮的旋律,喜欢他那些写进自己心坎的词。Junior的声音陪他度过了最青春也最叛逆的日子,那些憋在心里说不出去的话,有人陪他唱出来。


然而那个人却被迫隐退消失了。


林在范常常想,他是有多好的运气,能在此时此刻坐在喜欢着的人身边,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可是你的粉丝诶。




“粉丝吗?”朴珍荣一脸受惊的表情。“哇……突然感觉我们年龄差很大的样子。”


“所以哥几岁。”


“刚过完20岁生日。”


林在范轻笑了一声,揉揉他的头:“比我大三岁呐。”


被摸头的人毫不留情地拍下他的手,没大没小。


“珍荣哥以后就一直待在这了吗?没有想着要重回电台……甚至舞台吗。”


朴珍荣指着自己的鼻子:“长成我这样也可以上舞台吗?”


林在范有点无语。这人对自己的相貌是有什么误解。


“你这样的都不能上舞台的话,当红艺人可以纷纷滚蛋了。你长得很好看。”


被夸赞的人不好意思的挠挠鼻子,却又蹙起眉:“但是我应该真的没可能。毕竟是有过解约风波的人,大概不会有公司再要我。”


说着令人丧气的话,脸上却还是不好意思的笑,林在范心里一紧。他注视着朴珍荣的眼睛,轻声说,“我要是有个大公司,一定把你送上舞台。”


“不怕亏本吗?”朴珍荣乐了。


“亏本也只捧你一个。”他开玩笑似的露出牙齿。






连续三天没上学的林在范终于被全校通缉了。周六上午,雾蒙蒙的日子,一个大眼睛少年从门口摸进来一路狂奔,一把捞起斜倚在沙发上的林在范:“你怎么还在这,考试你都不去?反复违纪会被退学的大哥!”


林在范冷着脸看他,王嘉尔最后被他的表情搞到没脾气。他一屁股坐下,忧心忡忡地问:“你是不是,不准备跟你哥争家产啊?”


他点点头。


“所以才这么混日子?”


林在范听到这句,抬眼问他:“你哪只眼看到我混日子?”


“我双眼视力五点零,哪只眼睛都看到了。”王嘉尔瞪着他,不客气的回嘴。


明明是个散光。林在范叹了口气,低声说:


“没有争的必要。我要的东西,我势在必得。”






林在范长了双锐利的眼睛,他模样是个少年,眼神却不像少年。正在成长的他已经比20岁的朴珍荣高出一点来,斜倚在墙边等人的姿态格外好看。朴珍荣又没带伞,匆匆从酒吧后门钻进雨幕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林在范。


“JB?”他叫了一声。“你怎么还没回家?”


已经被细雨淋的湿漉漉的人无所谓地甩了甩刘海,伸手把伞递给他:“在等你。”


朴珍荣低头看了下没打开过的伞,又抬头看看已经湿透头发的林在范,没动弹。


“拿着。”林在范催促了一声。


于是朴珍荣结果接过伞,却在对方转身将走之际拽住他的袖子:“湿成这样你还要去哪……过来,我带你回家擦擦头发。”


林在范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他抽出被对方紧攥的袖口,然后反手握住那只有点凉的手。


“走吧。”






朴珍荣住的地方离酒吧只隔了一条巷子,怪不得总是忘记带伞。他们最后还是没打开伞,逆着雨幕一路小跑,也只打湿了衣服而已。朴珍荣在门口用冻得冰凉的手指开锁,进门后手指就又被林在范握住。


“没关系,”朴珍荣抽出手捏捏他的脸,“你先去浴室擦头发。”他伸手指了指门边的洗手间。


林在范便乖乖去了。拎着毛巾出来时,却被门外的景象惊到——朴珍荣在换衣服。


他虚掩了门缝,眼神晦暗地凝视正在脱衬衫的人,看那些排列整齐的扣子被一个个解开。


是什么时候对他有了那样龌龊的心思?眼前的景象,或许自己已经幻想过很多遍。可以把他按在床上细细亲吻,看他被发梢痒到笑,可以一件件脱掉那些碍事的衣服,他们可以在厨房,在床上,在他喜欢的钢琴上……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朴珍荣已经套好了T恤。林在范平静了一下呼吸,推开门,绕到朴珍荣身后,把毛巾轻轻从前面绕了一圈,遮住他的眼睛。


被偷袭的人明显吓了一跳:“JB?”


因为看不到而傻乎乎喊着名字的人格外可爱,也有点怯生生的可怜。但是没有办法,看着你的眼睛的话……也许我就不敢做想要做的事情。


他一手扶住对方覆着柔软毛巾的后脑,一手捧起他的脸,吻了上去。


被亲吻的人明显因为惊吓过度而忘记挣扎。林在范的指尖深深陷入柔软的头发,渐渐加深了这个吻的力度。他第一次亲吻别人,还是个男生,感觉就像在吃一块柔软的棉花糖。很甜,甜到舍不得一口吃掉,只好反复品尝,生怕错过一点点味道。


他中途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林在范触电一样松开了手,后退了一步,几乎是落荒而逃。他的嘴唇上还残留着棉花糖一样的味道,心却如坠冰窖。


怎么办呢。他沿着楼梯跌跌撞撞跑进雨幕,直到再也没力气挪动脚步才踉跄停下,绝望地冲阴沉的天空扯出一个微笑。要被讨厌了吧。






朴珍荣再没见过林在范。他扯下毛巾时房门已经关上,人也已经消失不见了。那把没撑开的伞孤零零的撂在地板上,没人去捡。


几天后林在范那个大眼睛的同学来找他,告诉他,JB出国留学,可能要很久才回来。


“他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小声嘀咕了一句,突然觉得人生有点绝望。


朴珍荣一个人过了三年。他觉得日子很久,久到段宜恩终于搞定了他喜欢的人,久到乐队里的成员也换了好几批,久到他已经记不太清林在范说话的声音和他的模样。只有那双狭长的眼睛,每每午夜梦回都可以见到的眼睛,还没被他的记忆抹去。


“是我的记忆力太差吗?”他问段宜恩。“明明才三年而已啊。”






三年后的某一天,他所在的音乐社被一家大公司收购了。是很大很大的那种,段宜恩跟他说,公司老板很厉害,很牛逼,年纪轻轻继承家产,还是个海归——只可惜没什么头脑,本该开拓国外市场的时候,偏要进军娱乐圈,还收购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说完便露出促狭的笑。


他知道段宜恩是在调侃他,每次说到海归,说到留学,他都忍不住想起JB。那个男生风一样刮过他的二十岁,又像风一样刮走了,换谁谁也难以忘怀。他不确定自己见到林在范会说什么。


公司老板很喜欢他,虽然没见过面,但手上的资源一下子多起来,很多人身限制也被解除,他知道一定是那位素未谋面的老板在帮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他却心怀感激。如果哪天可以见面的话,要好好谢谢他。


结果。结果。简直是世界上最狗血的剧情。他在打歌的舞台下看到那双熟悉的狭长眼睛,表演结束后急匆匆冲出去找却没有看到,几乎是噙着泪回到舞台领奖。主持人还以为他是太激动,调侃他要不要感谢下社长,他一抬头就正对上那个臭小子的目光。


“今天JinYoung所属经纪公司JJP的社长也光临了我们的打歌舞台哦。”


是在骗人吧……那小子居然走、走了上来?还接过了话筒?


平素冷漠的男人低头温柔的看他,歉然地伸出手,嘴边却噙着淡淡的笑意:


“因为事务繁忙所以一直没能和我们珍荣见面,真的很抱歉……你好,我是林在范,JJP的新社长。”






唔。好吧。


他伸出手握了握。剩下的账,以后再慢慢算。




——————————




想表达他们互相陪伴与支持的感觉,因为本来的打算是写一个长篇所以很多细节不是很清楚


期待大家的评论kkk

07 Dec 2017
 
评论(2)
 
热度(46)
  1. 六月森林事件3piusong 转载了此文字
    小号归档再翻看的时候觉得好多细节都没写明白…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把它写成长篇,虽然我不擅长写好看的玛丽苏...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