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修/靳一川】 夜风(pwp。)

设定少年时代,时间线绣春刀1之前。

(很多废话,其实并没什么车)


丁修从窗外翻进来,带着一身露气。凌晨的空气冰凉,丁修就着光燃起半支烛,把长刀轻轻搁到地上,靴子一蹬,掀开被子钻了进来。被子里原本窝着的瘦弱少年眉头狠狠一皱,却仍闭着眼睛,只咳嗽了几声。

屋子里静了半晌。直到少年再度咳起来,一边咳一边拍另一人不安分的手。丁修却没从了他,笑嘻嘻地往里面摸,隔着一层薄衫,冷气冰的少年直打哆嗦。他不肯妥协,却拗不过丁修,一双漆黑的眼睛愤愤盯着,下唇被咬得泛白。丁修的眼睛含笑,索性也不说话,用眼睛跟他较劲。

“师弟,我最喜欢看你这样子。”他压了声音凑到靳一川耳边说话,冰冰凉凉的气息。靳一川一缩脖子,探手去摸双燕,反被丁修抓了空子锁住手腕。两人一格一挡,眨眼工夫便已过了数十招。靳一川拳脚功夫不比他师兄,闪躲起来却灵巧得很,摸准了时机劈灭了蜡烛,闪身躲进了床帐后面。他知道他这师兄不擅长近战,也不擅长玩捉迷藏。

丁修果然没了动静。屋子里只窗子大开,有窗外竹林风声飒飒。靳一川疑心师兄又翻出去了,却不敢冒险出去。他拢了拢衣襟,打了个寒噤。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半支蜡烛的时间——总之他是想咳嗽了。在脏乎乎灰扑扑的帐子里,靳一川最后还是没忍住,捂着嘴勉强忍了回去,喉间传出的那一点气音听起来倒像是猫在呜咽。

他捂着嘴蹲着,感到另一个人的呼吸悄没声的打在他耳畔:“抓到你了。”

靳一川小时候最怕鬼故事,丁修就喜欢给他讲鬼故事。不但讲鬼故事,还讲荤段子。每每要表现哪家公子要和红楼姑娘风流了,中间若要添点情趣,丁修便会轻飘飘说一句“抓到你了”。靳一川自然晓得他这声调侃的含义,气急便反腿一脚,借了力往帐子外钻。丁修哪给他这个机会,捞起长刀,刀柄一拦,就把靳一川堵在小床帐里,不让他使双燕也不让他跑。

少年瞅着他师兄那双大眼,戏猫一般的狡黠,也不跑了也不说话,闷声生着气。师兄拿刀柄挑起那张心不甘情不愿的脸:“你自己脱还是我脱?”

脸皮薄的那位脸红了,愤愤别过脸:“师兄要便要了,说这些下流话也未免太没教养。”

师兄又笑:“就是我脱咯?”

他说着便做了,把刀往地上懒懒一扔,扣着手腕就把人按进软软的褥子里。靳一川身上热乎得很,他一层一层地剥,剥了外衫剥里衫,直到少年只剩一层白布里衣。他隔着里衣按住少年的腰:“还脱吗,师弟?”

师弟耳根子红了,咬着牙看他。丁修才正了色:“师父给你那小册子,拿来我瞅瞅。”

“你自己去找师父要。”

“我就要你那本。”

“没有。”靳一川少年心性,别着脸不理他。

丁修就着月色端详他,端详他师弟苍白的脸和通红的耳尖。他还是比较想看这张脸笑起来的样子。

“我改主意了。”他低下头,伏在靳一川耳边悄声说。

一辆小破车





其实没怎么开车。

这一对儿怎么也甜不起来。很伤心了


10 Aug 2017
 
评论(24)
 
热度(50)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