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生】多人加长小三轮 (3)

接 @xhdrdxf 太太的棒! (你名字好难打XD



 贺涵走进咖啡馆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他一眼就看到了老位置上满脸笑意的亚当,面前已摆好了两杯咖啡。咖啡香气氤氲,似乎比以往都要更浓。

“谢谢。”他微笑着点头,算打了个招呼。

离职后的亚当去了一家与Omega抑制剂生产相关的企业工作,他与之前看起来没多大分别,脸上依旧挂着轻松的笑容。他和贺涵在一起的时候露出的笑容都是如此,没有生意场上的客套疏离,而是发自内心的熟悉与亲近。

“怎么突然对抑制剂感兴趣了?家里养了个不听话的Omega吗。”亚当打趣,眼神却紧锁着贺涵的脸。

“听说你们隔壁公司有位高层被发现是Omega?”贺涵笑笑,答非所问。

“你还真是专挑敏感事件问。Omega进入抑制剂相关的产业已是大忌,他居然借着抑制剂,还一路做到总监的位置。这人已经被停职查办了,后续如何,我不知道。”

贺涵拧起眉毛。他心里一直有些事想不明白,便正好借此一问。

“抑制剂这种东西,真能掩藏Omega的气味?”

亚当突然笑了,那笑容颇含深意,让贺涵心里一紧。“贺总,”他微微探身向前,“我们不但生产抑制剂,还生产信息素。这年头,伪装是很简单的事情,只看你有没有眼力发现了。”

咖啡的香气陡然浓烈起来。他端起咖啡,微笑着抿了一口,眼神还是向着贺涵。后者不知所云,也礼貌地端起咖啡杯回敬,只是入口之味,却似乎并不如空气里飘的香醇。



贺涵在回办公室的路上给陈俊生打了个电话。他耐心地听了会儿忙音,然后强忍着把电话挂断的欲望继续等着。

半分钟后陈俊生接了电话:“贺总……有事吗?”

声音还是恹恹的没力气。

贺涵推开办公室的门,不急不忙地踱着步,语气却是紧张焦虑的。“是这样,俊生,我现在手头有个很要紧的案子,辰星上下只有你能帮我做。我一个人时间会很赶,可能来不及。我知道你家里有事请假了,但是如果你已经忙完了离婚手续,就来帮我一下,也算我拜托你。”

这番话是贺总一贯的客气又不给人退路的语气。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响起依旧恹恹的声音:“知道了。那个……我准备一下,大概一小时后到。”

贺涵在电话这头不动声色地笑:“谢谢。”

挂断电话后他志得意满地走到桌边坐下。今日之事能成与否,看命。
但命是能掌控的。而他贺涵,便是拥有永久掌控权的那个人。



陈俊生挂了电话,从地上慢悠悠爬起来,一边爬一边想贺涵是怎么知道他和凌玲离婚的事。他对着手机屏照自己的脸,肉肉的,一脸丧。

以前发情期请假的理由都是生病,要不是怕每月跟来姨妈一样生病会让人起疑心,他这回也还请病假了。他不信贺涵能让病人去帮他忙。

抑制剂还有,但发情期吃的抑制剂和Alpha信息素一起吃会有副作用。副作用这种东西就无所谓了,陈俊生烦躁地想,谁他妈管你有什么副作用。距下一波折磨人的情( •̀∀•́ )潮来临还有至少四个小时,他就着水咽下了双倍量的抑制剂,然后喷好信息素,出门。

到公司是整五点。

他在贺涵办公室的拐角整了整领带,刚深吸一口气准备敲门进去,就听背后响起贺涵的声音:“陈俊生?”

毫无防备的陈俊生被这一声吓到魂飞魄散,措手不及地转过头看来人:“贺总,呃,你没在办公室啊。”

“我在不在办公室你还看不到吗,玻璃都是透明的。我刚刚有事出去一趟,进来说吧。”

陈俊生心虚地跟上去。

“家里事忙完了?”两人就座,贺涵一边收拾文件一边随意问道。

“啊,那个,还有一点小事没弄完,晚上回去弄就成。”陈俊生露出紧张的笑。

贺涵抬眼看他。脸色比起之前要苍白一些,脸还是圆的,额头上有点虚汗。他皱眉抬手,探身往陈俊生额头摸去:“你发烧了?”

陈俊生反射性地就往后躲,抬手挡着贺涵:“不是,贺总,我没发烧。那个,不用摸了。”

他看着贺涵慢慢收回手去,连忙又补了句:“就是刚刚上来太急了出点汗。”

“那行,文件给你,要处理的我都标记好了,你先去做。七点的时候我去找你。”

贺涵看着陈俊生离开的样子,总觉得他有点颤颤巍巍。他想,这人难不成是汗做的不成,怎么一见到他,哪里都是汗。



贺涵不是七点来找的他。是八点。陈俊生七点半去了趟贺涵办公室,没人。给贺涵打了个电话,对方说有事出去了,请他稍等,他便一直在办公室待到八点。

陈俊生有点不安,直觉告诉他,拖的越久,他就越不安全。虽然他发情时没气味,但情( •̀∀•́ )潮会让他全身湿透,整个人软成一摊春水。他心下焦急,直到贺涵推门进来,才如释重负。

“抱歉,刚刚有点急事。”贺涵气定神闲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去处理急事。陈俊生匆匆忙忙把文件推到贺涵面前:“那个,贺总,我做好了。”

贺涵看他一眼:“有事说事,别老这个那个的。”陈俊生点头应了,转身收拾东西就想走,却在擦肩而过时被贺涵一把扣住手腕。他错愕的停住脚步,四目交接,Alpha身上强大的气场让他膝盖一软,差点没站稳。

贺涵扶了他一下,指尖掠过腰际,突如其来的抚摸让陈俊生一激灵。“小心。俊生你稍等一下,我看看这个文件哪里有问题。”

不妙。不妙。陈俊生深吸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逐渐变软。他刚刚明明有再吃抑制剂的……

贺涵按着陈俊生的肩让他坐下,力道轻柔却坚定。然后他紧挨着陈俊生坐下,他们肩挨肩,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

办公室里安静无比,只有贺涵刷刷写字的声音。陈俊生不露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下一秒贺涵就开口:“俊生,你看这里。数据有点问题。”

陈俊生便颤颤巍巍凑过去。他的耳朵好像什么也听不到了,眼前只剩下贺涵的嘴一张一合。他满脑子都是贺涵叫他“俊生”的样子,只好努力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等下……贺总,我真的要走了。”

贺涵皱眉:“我把这里说完。”

不行,必须得走了。这是他第一次当面违拗贺涵的意思,但是他必须要走。

贺涵莫名其妙地抓住勉强支起身体的陈俊生,他本意只是想挽留一下,没想到后者直接整个儿倒到他怀里。贺涵一愣,眼疾手快地抓住陈俊生,不让他滑落到地上。

躺倒的陈俊生还想挣扎,却动弹不得。贺涵埋进他的脖子深吸一口气。

什么味道也没有。

贺涵心下一阵失望。但他细细思索一番,又皱起眉头。怎么连Alpha的味道也没有?

他扶正陈俊生的身子,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贺涵仔细瞧那张不情不愿的脸。“你是Omega?”

没有回答。

“那我走了。”贺涵作势要放手。陈俊生吓得连忙搂住他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脸红了。他耳根子软,此刻泛着透红的光泽,贺涵一个没忍住,便咬了上去。

他含着耳垂吮吸了一会儿,然后吻到陈俊生唇边,小声问:“可以吗?”

陈俊生摇头,又点头,眼睛里含了点泪光,像只大兔子。

他便吻上去,吻上他肖想许久的唇。

真软。他解开那些排布整齐的扣子的时候想,欺负这样一个没味道的Omega好像也不错。



下棒是 @莲子不能吃 太太的~


23 Jul 2017
 
评论(36)
 
热度(190)
© 六月森林事件 | Powered by LOFTER